【南北伊】月

严格来说是伊双但作者硬是要说成南北伊向的意识流产物。

OOC有。标题瞎取。

 

 

 

0

[滴答、滴答]

睁开眼的时候,屋子里没有开灯。

应该是下午五点左右吧,罗维诺盯着在自己头顶不远处的夕阳看了几秒,才因为刺痛转移了视线。

屋里的酒瓶杂乱无章地散落在地,罗维诺起身的一瞬间感觉眼前的一个酒瓶似乎漂浮了起来,他死盯着那个酒瓶。

[も——不是跟哥哥讲过不要再喝了吗?]

打了个寒颤回过神的时候,那个酒瓶在地上纹丝不动。

切。

 

1

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顺路拐进了一家花店,虽然今天不是什么适合的日子,但想着稍微还是去看望一下还是比较好。

[啊、雏菊是今天早上刚摘的,女孩子很喜欢这种白色的花的。]

店员笑眯眯地说道,罗维诺想不话来回答她,只好别扭地点了下头。

 

2

说真的,从诞生在这个世界开始,自己就成了[那家伙]的哥哥什么的,罗维诺打小就没做好心理准备,无论是那时候的流浪街头、还是最近的同居,虽然说是兄长。,但所谓的[兄长]的职责又到底是什么呢?要说保护的话,自己是保护不了[那家伙]的,更何况他身边还有那个臭肌肉男,说是照顾,但是自己能做的也没有多少......更不用说其他的技术方面,[那家伙]更是样样比自己精通。

或许有这样的废柴哥哥,那家伙才会在心里暗自苦恼的吧,说不定这次的同居也只是面子上的[啊,不把自己落魄的家人接过来照顾可不好呢]这样的随声附和。

 

3

经过路边的小公园的时候,从横杠下跑出来的孩子猛地撞上了自己的膝盖。

[呲,你这臭小子给我好好看路啊!]

大概是被他凶巴巴的气势给吓住了,小孩子捂着自己的额头抬起来呆愣地看着罗维诺。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

罗维诺把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独自地往前走去。

影子只有一个在固执地往前走去。

 

4

大概是因为面临下班的高峰期,马路上挤满了嘟嘟作响的汽车,旁边的人行道的人倒是寥寥无几,自己站在红绿灯下等红绿灯倒也等得无聊(嘛,虽然说有人也很无聊就是了),远处的霓虹灯已经开了起来,在夕阳的衬托下闪着红色和绿色,刺眼得很,手里的雏菊垂头丧气地挂着脑袋,罗维诺心里有点后悔没有包点土什么的,不过目的地也快到了吧——

对面的街道站着一个棕发的男子,但很快就被穿行而过的卡车而遮掩了身躯,罗维诺瞪大了眼睛。

[开什么玩笑啊.....真的变成幽灵了......?]

当然,对面空无一人。

 

5

等过了这段路就没什么人了,毕竟在这个平常的日子也不会有人想着去做那种事,大家都快节奏地生活着,这条路流淌过很多的汗,但又因为太阳的照射很快消散掉,所以什么痕迹也没留下,才不会把这座城市给淹没;哪怕突然死掉一个人,只要过上那么几年,埋在土里的也就腐烂成了肥料,乖巧的小孩长成讨厌的大人,令人厌恶的小孩却说不定会长成出色的大人;昨天还好好的人,今天说不定就发生了意外——

这种事情见的多了,就不会见怪不怪,虽这么说,从百科上查到的人却得意洋洋地说自己是个[见识多广的人],罗维诺实在不能理解这种人的思想,这种悲伤的事情却被别人当做骄傲,就像你做了道难吃的披萨难吃得你想哭你的弟弟却夸奖你[做的不错啊!]然后掏出一份非常好吃的披萨说[你看,我做得跟你差不多嘛]一样不能理解。

左拐,前进,右拐,上阶梯,过天桥,然后穿过街道。

 

6

很久没有爬很长的阶梯了,等到真的爬上山顶的时候罗维诺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现在月亮已经出来了,淡淡地印在浅蓝色的布帘上,清晰地反射着身上凹凸不平的坑痕。

[.....这家伙也不容易啊。]

月亮悲伤地注视着他,不会回头罗维诺也知道他背后的夕阳还没有完全降下去,或许那一块红得似火,但在罗维诺的眼里天空却已经暗了下去,或许月亮也是这么“想”的,它的光芒显得亮了一些。

[是吗.....你的兄弟也比你明亮啊.....]罗维诺一边寻找着目的地一边自言自语,[无论是才能、还是头脑、甚至是性格都更讨人喜欢,即使脑海里拼命地想着要超越他,心里却实际怨恨着比他没用的自己,嫉妒比自己厉害的他吗......]

夕阳完全地降了下去,月亮散发着清冷的光芒,夜晚正式地来临了。

[直到他消失了,非常地干净,自己终于可以伸展拳脚了,为此感到高兴.....]罗维诺坐在稍微发烫的石板上,抬头看着挂在天上的圆月,[可是你看啊,连你的光芒都是他给予的不是吗?]

 

7

面前是一座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石碑,罗维诺把手里的雏菊(已经萎掉了)放在地上,闭上了双眼。

[我来看你了——]

 

8

[威尼斯奇诺。*]

 

9

罗维诺沿着街道往回走着,路上还是有些半夜喝醉酒东倒西歪的人,有时候觉得他们怪可怜的,但却又深深地羡慕,只要喝醉酒,就什么的事情都不用考虑的,但正是因为没有能和自己分享苦恼的人,才需要去借助酒精来使自己忘却,他们为自己的无能苦恼、却毫无办法......

 

10

回到家里,看到到处都是的酒瓶子,罗维诺终于想起来要去打扫了。

——毕竟,能帮自己收拾的人,已经不在了嘛。

 

 

END。

一口气写完,很爽。

关于[威尼斯奇诺],这里的设定是意/大/利只剩下了罗维诺,对于罗维诺除了失去了亲人更是失去了整个北/意/大/利。(说失去其实也不对,北/意/大/利还在但是费里不在,但毕竟是意识流管他的嘞。)

最近买了《人间失格》,出乎意料的窒息感,读的时候感觉自己在深海里头,黑乎乎的一片,虽然有氧气瓶,甚至穿着专用潜水服,但还是感觉到压抑。以至于我读完第一章就没有往下看了。

顺便呐,最近看了那个绊爱面试,不知道为什么看的时候脑海里却放着“可爱的?费里西安诺!害怕的?卢西安诺!愤怒的?罗维诺!性感的?弗诺维奥!”这样子的音效(蛤。)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