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们一点剧透。
根据题名猜内容,请。

给我姬友看弦音第八集
然后她说“虽然没懂在说什么但我还是有一点点get到了凑(第四声)愁(第二声)的点”
我:????我杀你妈
她:???怎么了
我:凑愁!?
她:凑愁啊……啊!静弥名字太难念了啦!
我:啊?!?!你原本还想说愁静的吗

我在意那些没有点过喜欢我文却关注我了的人,我怕不是无意间买了水军

【all凑向/论坛体】今天在那里也…………的上篇

企图通过写论坛体沙雕文来假装自己很会写。
是全员x凑,不过有些比较隐晦所以看不出来()
其实第一个帖子里有静弥x

【寻人启事】#请问有没有人见过一个绿眼睛黑头发的小哥哥#

1L【帖主】
如题所示!!有没有人见过一个绿眼睛黑头发的小哥哥!!!急!!!

2L
前排

3L
我是第二!!!

4L
楼上网速有点烂啊,顺便没有见过!此帖解散!

5L
前五!

6L
冒昧问一下帖主为什么要找那位同学?

7L【帖主】
其实也不算什么急事……就是今天早上上学的时候看到这个男孩子掉东西了,本来想拿去给他的但他骑着自行车,帖主我人力脚夫追不上他……。

顺便一提掉的是蛙带珠链。

8L
蛙带珠链……听起来好没品味。(无恶意的

9L
!蛙带珠链不是如月同学包上挂的那...

【静凑向】霞む夏の灯

每看一遍弦音就觉得自己不愧是OOC写手,那么美好的男孩子到底是怎么被我写得跟坨屎似的,果然我的手具有魔力。

最近低潮期所以干巴巴,阅读快感为0.

顺便冬天虽然来临但一点都不快乐,昨天29度今天14度是什么鬼天气。

(霞む夏の灯好听到我哭泣,Luna到底是什么神仙p主。诀别之晓也超戳我点的。

神社今天举办了祭典,是为了祭拜某个不知名的神明,新届的巫女在后台一边抹着妆一边窃窃私语,手里的符扎时不时抬起放在嘴边掩饰微笑,昏黄的烛火摇曳拖拽出长长的影子。

外面有点冷,现在大概是十二月中旬,风呼哇呼哇地刮着,竹林的叶子被吹得飞来飞去,在土路上翻滚,木窗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一个大概是15、6岁的少年正顺着石板小路向...

【all凑向】干眼症患者的疼痛治疗法则

是以静凑为前提的all凑。虽然后者一点都不明显。
我又把时间线记错了我好烂。OOC惯例,描写很垃圾。(但小孩子真是太美好了!!!
私心乱改原作剧情,我爱修罗场(。)
又是没尾巴,可能之后会补上吧。
题目是输入法取的。
我困成傻逼。

竹早眯着眼睛瞪了一会才发现那是“E”,医生一边记录着档案一边和站在旁边的妈妈讲些什么,竹早把手里的黑勺子放下来,另一只手里握着的眼镜架被抓住又松开。

“原本不是只是干眼症的吗?怎么突然就真的近视了呢?”回家的路上妈妈一边半担忧半责怪的念叨,最后以“要好好爱护眼睛哦。”作为结语结束了话题。

“我知道了。”

话说自己为什么近视、这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有点看不清远处的...

【雅凑向】雨幕之下

魔改原作剧情注意。
困到脑壳子发昏结果剧情给记错了……。遇到bug请无视无视。然后OOC是惯例。
话说小雅哥真是浑身上下都是大叔气质,不过在我心目中是那种优雅(?)大叔,不是满嘴黄段子会把黄书放桌上的猥琐大叔。

少年一拉开门就径直去拿弓上箭弦,然后对着雨幕一言不发地做着放箭收弦的过程。外面的雨不算太大,隔着竹门可以想象出雨滴顺着榕树枝叶滴落融入水泥地的景象。大概做了20次之后少年小心翼翼地放下了弓,对着空无一物的弓场跪坐了下来,看起来像是在对弓道之神祈祷似的。

“我说,下雨的时候弓道之神不上班的哦。”

大概是被他突然出声给吓到了,少年抖了一下才转过头来,雅贵才注意到他一贯清澈的碧绿眼珠周围抹了一圈红。

这...

【愁湊向】氢氧化钠-NaOH

总之就是愁突然冒出来了的奇妙篇章。
自己重新看了一遍OOC到落泪了。没头没尾的描写。
NaOH可是首连网易云都没的歌.....哭哭哭。明明那么好听。



——
有时候会想,宇宙大爆炸的时候会是什么声音。

不过大概是没有声音的吧,毕竟宇宙是真空、没有媒介什么的。

嗯?这样说好像也不太对,应该说【听不到】而不是【没有】才对吧。

嗯.....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是什么声音——

[应该是“boom”的好大一声吧?]辽平在旁边张开双臂,做出夸张的上下摆动的姿势,[毕竟是爆炸呢。]

[与其说大啊....倒感觉是那种闪光弹的感觉啊,一眨眼突然就cha——的一下的那种。]...

【静凑向】在夏日的照耀下柏油路融化了

标题是物理题,明明是物理题描写却这么文艺……!深入我心。
ABO设定好啊!冬天的棉被热的让我感觉在夏天一样……。
OOC,阳痿描写注意。含有愁凑成分注意(本来也想写结果没写进去的蜜之情节……。)结局大概是BE?其实根本没想好(好意思吗你)
感觉有点仓促,有时间再改,困到脑壳子发昏



柠檬味。

嘴里含着的柠檬糖久久没有融化干净,残留的味道和唾液混合着吞了下去,差点把眼泪给呛出来。

旁边屹立着一颗高大的榕树,飘散的气味让他想起来那个人——

【早知道刚才买薄荷味了】

脑袋里闪过了不切实际的想法。

夏天炎热的太阳。

鸣叫的蝉声。

还有——榕树味。

到处都有的茂密的榕树的清香味,从那人身上源源不断地传来。

“那个……凑。”

“嗯?...

占tag先道歉了。
就是,我有点想写那种全员变态的文(。)
但是可能会过度OOC……。所以想来征求一下意见了。
如果真的要写的话大概会刻意渲染一下恐怖气氛(?)
并且所有的文字前提都是建立在【全世界都喜欢凑】的相对于玛丽苏的设定。
然后本人毫无察觉。
当然下场会有点惨的啦……。有一篇按照遐想的话会耳聋(。)
如果能接受设定的话请顺便给我一下关于雅凑的梗(?)
附上上课写时候的题目暂定。下头是摸鱼(。)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大概周末会写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