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凑向】因为被老头子耍了所以心情不好

我标题又是瞎取所以请不要在意

逻辑错误什么的,ooc什么的……

因为我还没有拜读过原作,所以一些bug请知情人士无视(

写开头的时候在上《关雎》,一边想着“哇那么美好的诗语文老师怎么讲得那么烂”一边在课堂上开小差……开头根本没有关系嘛!













一只褐色的鸟直立在湖边,偶尔伸下脖子去啄一啄湖面的水,过了一会便又抬起头来鸣叫一声,于是另一只鸟便噼里啪啦地飞了下来,和它一起站在那里喝水,互相梳理对方的羽毛。

“是雎鸠哦。”对面的老人见他望得出神便说道。

“原本只在国语课本上看过。这种鸟原来真的存在吗?”

“是存在的。雅贵,能看到左边那只的脚吗?”

“…是的。是受伤了?红红的呢。”

“前几天被偷猎的用猎枪打中了,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奇迹了吧。”

“是这样啊……”

说到这里他们中止了对话,开始继续下起了将棋,中间一言不发,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老人轻声说了一句“将军了”,泷川才从那种专心致志的状态中脱离出来,苦笑了一声。

“不愧是谷田先生,还是赢不过你啊。”

“呵哼。”老人算是高兴地答应了,他们开始收拾棋盘。

“早气,已经痊愈了吗?”

“要说有没有痊愈的话,我是不清楚的,不过四射皆中已经可以做到了。”

“真敢说啊,那些辛辛苦苦每日练习就为了做到四射皆中的年轻人听到这句话会气得把弓摔断的吧。”

“那就是他们没办法做到皆中的原因啊。”

“……能说出这种话可真是了不得啊,是因为做了教练吗?”

“……大概吧。不过对我来说,或许射不中箭才是更好的。”

“别这么说嘛。”

收完棋盘之后他们坐在了庭院的坐栏上,老人细碎地咀嚼着粗茶点心,注视着泷川倒茶的手。

“说起来,你现在是在风舞那里任教是吗?”

“嗯。”

“县大赛可真是不得了啊,我都有点被震撼住了。”

泷川停下倒茶的动作,将其中一杯移到了左边——是老人的方向,另一杯放在自己的左手边。

“您是指……?”

“那位站在落位的少年,是叫鸣宫凑对吗?他的弦音对于现在这种浮气焦躁的环境来说实在是难得可贵,就算是我,也已经有十几年没听过那种平和清脆的声音了。某种程度上,他比贵公子更胜一筹。”

“是的。”

茶的热气消散在空气中,远处的雎鸠鸣叫了一声。

“我听说他之前也是个早气患者,现在痊愈了真是太好了。”

“谷田先生——”

“是因为你的缘故吗?”

老人打断了他的发问。

“……这种事情,我没有问过,不清楚。”

泷川停顿了一会之后回答,将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

是苦的。

谷田对于他模凌两可的回答显然是不满意的,但他也不愿意去逼泷川回答。喝了茶之后他再次开口。

“雅贵,要来和我射一箭吗?”

“这是来自连续七年国赛第一的谷田松的战约吗?”

“那是当然咯。不快点的话可就来不及了。”老人哦呵呵地笑着,慈爱的目光里闪过一丝狡黠。

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倒不如说,就是为了这么一出老人才会把他叫过来的吧。泷川心里寻思着,询问了之后便去更衣间里更换挎服。

虽然谷田弓道场自谷田松隐退了之后便没有再向外开放过,但供客人使用的更衣间还是干干净净的,空气中还有柠檬清新剂的味道,应该是昨天才喷的。

泷川更换衣服后本想将自己的衣物放在第一个橱柜里,但里面原本就放着东西,让他稍微吃了一惊。

——那是一件比他的型号还小了一号的挎服。是孙女的吗?没有护胸,应该不是,再说把主人的衣服挂在客人使用的地方也实在不对,看样子也不是谷田的。

……算了。他停止了自己无穷无止并且毫无意义的猜测,换上了鞢之后走了出去,谷田已经给自己的弓上好了弦,像是无所事事地拨着弦玩,噔蹬蹬的磨弦声与空气共振,在安静的大厅里奏响音乐,皱出波荡如同水波一般。

进场、鞠躬、调整位置。

泷川自从得了早气之后便没有再参与任何比赛,此下的礼节仪式竟给他唐突生出一种奇怪的违和感,甚至让他一直干燥着的手心出了汗,手腕发痒,脚底下像是有岩浆即将上涌,轰隆轰隆的。

直到听到谷田射出第一箭的弦音之后他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

——是久违的面对强者的兴奋感。

第一轮下来两人都是四射皆中。老实说,泷川心里想的是在这场“比试”中取得胜利,而不是仅仅打个平手——这种说出去会让人大跌眼镜的想法清清楚楚地印刻在他的心里。但谷田看准了他重新被环境气氛带动的求胜心,在第二轮的时候缩短了自己“会”的时间——这是他一直取胜的秘诀,在位于大前的位置上一直非常有效。

简直像桐先的那对双胞胎一样。泷川心里想着再次拉开了弓。但他心里清楚得很,谷田不会因此获得早气,相反,因为过短的时间反而能使在后面的人心境慌乱。虽然按道理说能参与国赛的人心理素质都差不到哪里去,但面对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总是会感到惊慌失措的,而这一点使谷田节节皆胜。

第二轮很快也结束了。依旧是四射皆中,谷田提议放下弓,停下来喝茶休息。

“今天就比试到这里吧,雅贵还真是坚强呢。”

他突然调停,意义不明地夸奖了一句。泷川在弓置于墙边,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半响才回答。

“谷田先生才是。”

谷田摇了摇头,像是要迎接什么人似的走向了玄关,远处的雎鸠大概是喝足了,扑闪着翅膀飞走了,留下扑嚓扑嚓的声音。

“马上就要到了。”

在他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了按门铃的声音,谷田下去给来人开门。

进来的人让他吃了一惊,显然来人也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箭差点滑落到地上去,幸好及时抓住了。

“小雅哥……?为什么在这里啊?”

“这句话我来说才对。凑为什么在这里?”

“我来这里练习射箭的。小雅哥也是吗?”凑老老实实地回答,泷川半点了下头。

“你们是熟人吗?”

谷田关上门,笑吟吟地问道,泷川不知道这人心里在打什么主意,闭着嘴不回答。

“啊,谷田先生。这位就是那位我所说的‘泷川教练’。”

“吼。”

老人的眼光投射过来,那里面满是好奇的戏弄。

[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是这个意思啊……泷川想着,这老家伙,是来想试探我的吗。因为自己对于老人的称呼感觉到有点好笑,泷川轻微地摇了摇头。

“机会难得,要和他比一场吗?”

“诶,我和小雅哥吗?!”

因为吃惊而拔高声音的凑看向谷田,而莫名其妙被卷入谈话的泷川也愕然瞪大眼睛。

“我说、谷田先生你就别戏弄我了。”

“这怎么能说是戏弄呢、你们师徒两难道就没比试过吗?”

“啊啊啊……这么说好像还真的……”

凑在原地轻微地跺了跺脚,偏着脑袋思考了一会。感受到他透射过来的期待视线,泷川在心里唾弃无法拒绝少年期望的自己,只好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察觉到又只剩两个人,谷田“哦呵呵”地笑了几声,将置于托盘上的最后半杯茶一饮而尽。

“你在生气吗,雅贵?”

“……我在困惑。”

“困惑吗。你看起来明白我为什么把凑叫过来的样子。”

“您在试探我什么?我搞不清楚这一点,就算我真的治愈了凑的早气,那跟您应该也没多大关系的。”

“哪怕你得了早气,我依旧把你视为对手——或者说,一个具有强大威胁力的阻碍。对于对手的一切情报我都必须了解。对于我这种只专注于成绩的人,老先生也是抱有鄙视态度的。不过……”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眯起双眼叹了口气。

“凑的话,还真是我调查路上的一个偶然啊……”






因为凑的走出他们打住了话题。和之前的流程一样,不过评委的位置上坐着喝茶的谷田。

大概是因为激动的关系,凑的手稍微有点抖,刚想出声提醒他的时候突然意识到现在是在比试,泷川又闭上了嘴。

“呛”的声音响了八声,意外地凑也是四射皆中。

“我有点紧张……”中场休息的时候凑一边喝着茶一边小声说道,泷川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松。

“小雅哥多久、有多久没有进行正式射箭了?”

“四年吧。”

“这样啊。”凑喝完茶哈了一口气,“我会尽快赶上小雅哥的,我想和你站在同一个位置上。”他像是宣告什么似的露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泷川哑然失笑,和少年伸出来的拳头轻轻碰了碰。

“我对于凑来说是什么呢?”

“嗯?……是师傅吧。”

对于他的突然发问,凑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凑对于他来说是什么呢?」

他回想起那一天晚上、本着射完一万箭就放弃掉的心态,在夜光下独自射箭的自己。因为太过于专心他没有察觉到旁边有人站着,如果那时候凑没有因为被风吓到而摔一跤的话,他们两个都会放弃弓道也说不定。这么一想的话,真是要谢谢风。

他们如今站在这里,拿着弓在互相比试……其结果是这样的。过程是什么?要他去描绘这个过程,简直就像是拿明治大学的数学试题给他做一样,总之不可能做到的。但他能明白在那所谓过程中,他与凑的羁绊的的确确是有在增强,甚至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以至于他在听到凑在模仿那位贵公子的时候竟然心里稍微有点生气,跟他说了“不允许去沾染自己以外的人的颜色”这种鬼话。又不是什么朋友被夺走而难过的小女生。

怀着这种想法,第三轮的时候泷川失了一箭,而第四轮的时候凑也射偏了一箭。这场没有任何意义的比试以平局作为结果。谷田拍了拍手。

“呀……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么棒的对决,也算是无趣中的大趣了。”

他这么说。





大概是下午四点左右,谷田说了一句“该关门了”,于是他们起身打算离开,凑在更衣室里一边脱下挎服一边询问他。

“小雅哥,等一下要一起回去吗?”

“嗯?”

“去神社的路和去我家的路是同一条。而且,家父为了答谢说有时间可以把你叫到家里来吃饭。”

“这样子啊。那我可以每天都去吗?”

“怎么可能。仅限一次的啦,不过我会尽最大努力的。”

反驳掉他开玩笑的询问期间凑换好了衣服,注意到他把挎服挂进了第一个柜子里,泷川开口问道。

“凑每周都来吗?”

“嗯……差不多吧。因为周末学校的弓道场不开放所以我就来这里了。”

“那位——谷田先生,有教导过你吗?”

意识到自己问了什么,泷川先生又闭上了嘴,但问题已经是泼出去的水打捞不回来了。

“没有。虽然他说想收我为弟子但我拒绝了,而且小雅哥已经是我的师傅了吧?”

转头看到泷川因为惊讶而略显呆愣的脸,凑稍微讶异地退后了一步。

“怎么了?”

“……没有。”泷川转过脸去捂住了嘴。

“——稍微有点高兴而已。”

少年自然什么都没听到,他往外走去说要去门口等着。泷川才意识到自己还维持着脱衣服脱到一半的动作。

一开始和谷田一起走了一段路,好歹他很会看气氛地在公交车站那边便乘上公交车先行离去。

“我说,凑不介意的话,今晚就去吧,你家。”

“啊?不介意是不介意的啦。不过今天家父不在。”

“不在就不在吧。那今天晚上要吃什么?”

“嗯……”少年偏了偏头,大概是在回想家里还剩什么东西可以拿来煮,“生姜猪肉烧。”

“哦,那不是很好嘛。”

“为什么这么说?”

“你啊……我在自我介绍的时候难道没听吗?我那时候可是说了‘喜欢的食物是生煎猪肉烧’这种话诶。”

“啊,抱歉。老实说我那时候还在震惊小雅哥为什么会出现在弓道部……完全没听自我介绍。”

面对凑一本正经的回答泷川无奈地从喉咙里笑了一声,摸了摸在他视线下少年的头。

说起来,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凑的头摸起来都很舒服啊……是用了什么膨松剂吗?不,那种东西只能用在面包里吧……但不管怎么说,都很舒服就是了……






到家里的时候凑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说了句“我回来了”
,泷川跟着他说了一句“我打扰了”。

“那小雅哥就坐在客厅等着我吧,应该很快就好了。如果无聊的话也可以开电视看啦。”

把他引进客厅后凑转身去了厨房,看着他穿围裙泷川感觉有点好笑。

……这简直像是新婚夫妇一样嘛。

什么跟什么啊。泷川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好让漂流在外去追踪少年的思绪流回,因为太用力他反而还呲了一声,但身后烧锅的声音很大,凑八成是没有听到的。

没听到才好啊……



2019-01-06弦音雅凑
评论-2 热度-36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