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凑向】冬季。

就只是想写同居小甜饼而已。废话很多但还是努力地塞糖了。

文中突然加入了本田桑和纸袋桑,书店店员观感太棒了😭(我还是在意本田是怎么喝水的

我要准备六周目月影古董了……!泉先生的文笔太吸引我了。(变相安利







「哇……好冷。」
因为感受到寒意鸣宫凑睁开了眼,窗帘紧紧拉着,房间里一片昏暗,他动了动睡麻的腿,好让压在他腿上把他冷醒的那只脚伸回被窝去。

旁边的藤原愁因为动静拖着长音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意识到他还在熟睡中,凑放轻动作下了床,披上了稍微比他的身子宽大一点的外套。

外面有点冷,他走进客厅看向才发现外面下了微雪,淅淅沥沥地看起来像头皮屑在空中飞,然后就想到愁已经三个月没去剪头发了,下次得叫他去剪一剪。

他打开家门,却发现门被门槛上积的雪卡得动不了,啪嚓啪嚓地摩擦出了声音,看来雪是下了一夜了。

「等一下还得出去铲雪……」他想着又关上了门。

这是他们搬到四丁目第一次下雪。

走到二楼去收衣服的时候,晾了一晚上的衣服上的雪已经结成了冰屑像结痂一样,他费力地把衣服取下来扔进篮子里,在二楼的空间里搭起屋内衣架。

「幸好今天不上班……这衣服可干不了。」他心里絮絮叨叨。

走回客厅的时候经过房间,他探头看了一眼,恋人还尚且在睡梦中没有清醒的意向,他平时周末一直睡得很晚。为了节省时间凑打算自己随便吃点面包然后去图书馆当志愿者,这学期的活动社交学分还没积完,得找个时间补上。

「话说这么大的雪图书馆会开吗……」想到这里他又有点担忧,虽然可以用去福利院照顾小孩来代替,但他实在有点应付不来小孩子。

他脑海里想着当初为了见面打诈骗电话过来说着“西园寺老师病倒了”的飒太,当初自己和愁那么焦急地赶过去,那小屁孩竟然还躲在树后面偷笑……他苦笑了一声。

预热面包期间顺便把家里给扫了一下,时针慢悠悠地指向了8点。

凑吃完了面包,回房间去换衣服的时候发现愁把原本盖在他身上的被子都给踢掉了,只好无奈地帮他盖回去。

[我出门了。]他拍拍睡不太安稳的恋人的额头。



穿鞋子的时候感觉到腰被环住了、愁茶色的脑袋靠在肩膀上,稍微调整了下姿势凑向他打招呼。

“早上好,愁。被我吵醒了吗?”

“早上好……”

听起来没什么精神,凑不太确定他到底清醒了没,用空着的左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像是撒娇一样地,愁在肩膀上蹭了几下。

“在凑换衣服的时候醒了。”

“蛤!?你是什么老色鬼吗……!?”

“被拍额头还不醒的人才奇怪吧。”

被说的哑口无言,凑心里叨念着「我明明拍的那么轻」,一边穿上鞋子,随着他的动作愁动了动脑袋。

“要出去吗?”

“得去图书馆打志愿工,我跟你这种保送研究生的天才——学生可不一样。”

拖着长音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凑推了下愁的脑袋让他站起来,一直弯着腰让他难受。

“图书馆这时候不会开门吧?”

“不去看一眼怎么知道。”

“凑在这种地方就像年过四旬的大妈一样。”

“你这混蛋指的什么地方啊,而且要说大妈的话只要没事就不出门的愁更像家里蹲大妈吧,欧巴桑级别的。”没等愁回应,凑深吸一口气大声宣布,“总之,我今天一定要出去!”

咔。

⬆️被雪卡住了的门因为压力过大而发出了悲哀的鸣叫。

“……外面雪很大哦。”

“……我知道。”




虽然还是清理了雪走了出来,但趁着他铲雪(“还有和邻居大妈闲聊、摆弄院子里的草、从外面把窗户上的雾擦掉……”“你闭嘴了啊!”)的那段时间,愁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好了衣服,眼睛发光地像宠物狗要被带出去散步一样。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就他们两人走在大街上。

「嗯?嗯?今天是什么不适合出行的日子吗?」凑在心里想着,「明明黄历上面写着适宜出行啊……」

“因为下雪天还想着出来打工的只有凑一个吧。”旁边裹着围巾的愁发出闷糊不清的声音,凑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只好暗地里撇了撇嘴,在心里默默祈祷图书馆没关门了。

大概是因为神明今天很闲听到了他的祈祷,所以图书馆的确没有关门,只不过——

“为什么大门上贴着镜饼啊?”

“还写着‘恭贺新年’呢。”

虽然是无关人员但仿佛听到了某个书店骷髅店员包装套装时的怨念声。







因为我不想写呆在图书馆里的剧情所以直接回家了。(没错就是这么随便(!?










伴随着很远的地方的某个书店的某个店员纸袋先生喊着“要赶不上了赶不上了”的大喊大叫,凑和愁踏出了图书馆,外面的风很大,把他们两的围巾吹的烈烈作响,愁轻轻打了个喷嚏。

“你感冒了?”

“……没有。”

「这种时候干嘛像个小孩子似的啊。」凑无视了愁略微后退的步伐踮起脚去触摸愁的额头,幸好还是温热的。

“……凑的手,很温暖。”

“是吗?”

“是的。让我感觉很舒服。”

“哦……”

稍微红了红脸凑转过身,手伸在了愁的面前。

“这是要做什么?”

“给你牵着啦,不是很舒服吗?”凑背对着他晃了晃自己往后伸的手,“快点啦,很冷的诶。”

感觉到手被握住,微凉的温度迫使凑闷头往前方走去。

“凑。”

“干嘛?”

“喜欢你。”

因为诧异和害臊、诸如此类的心情凑停下脚步,身后的愁隔着围巾抱住了他。

“喜欢你。”

他如此重复道。

——背后传来平稳的心跳,但凑觉得自己心脏跳得很快,而且脸很烫,大概是发烧了?他不太确定,毕竟自己既不头晕也不想吐。

总之……现在就先这样吧……

怀着这样随波逐流的想法,凑转过身将手环上愁的肩膀。

“……我也是。”

2018-12-30弦音愁凑
评论-4 热度-45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