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凑向】雨幕之下

魔改原作剧情注意。
困到脑壳子发昏结果剧情给记错了……。遇到bug请无视无视。然后OOC是惯例。
话说小雅哥真是浑身上下都是大叔气质,不过在我心目中是那种优雅(?)大叔,不是满嘴黄段子会把黄书放桌上的猥琐大叔。















少年一拉开门就径直去拿弓上箭弦,然后对着雨幕一言不发地做着放箭收弦的过程。外面的雨不算太大,隔着竹门可以想象出雨滴顺着榕树枝叶滴落融入水泥地的景象。大概做了20次之后少年小心翼翼地放下了弓,对着空无一物的弓场跪坐了下来,看起来像是在对弓道之神祈祷似的。

“我说,下雨的时候弓道之神不上班的哦。”

大概是被他突然出声给吓到了,少年抖了一下才转过头来,雅贵才注意到他一贯清澈的碧绿眼珠周围抹了一圈红。

这家伙刚才在哭啊。雅贵在心里想着。

“小雅哥……”少年略带惊讶地开了口,声音沙沙哑哑地听起来有点像树叶摩擦,羽毛挠人似的令人心中发痒,“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一万只箭还没射完呢。”

听到这句话少年却露出了一脸落寞的表情,只小声地哦了一声便又转过头去。

“今天风不过来吗?”

“那是当然的啊,猫头鹰又不喜欢淋雨。”

“说的倒也是。”少年扯出硬邦邦的笑容,然后用力吸了吸红通通的鼻子。

“我说你这样全身湿漉漉的会感冒的啊,男子更衣室在前面,里面有挎服去换一下吧。”

少年停顿了一下才低声说了句“那就麻烦了”,大概是因为跪久了腿麻了,他过了好一会才慢悠悠地站起来,在月光的照耀下漆黑的外套反射着一片奇怪的暗红色反光。

“凑,你背后好像在流血哦。”

“嗯?诶,有吗。”少年脱下外套凑近闻了一下——话说这动作完全是多此一举,脱下之后的白衬衫背后透露着一大片红色,他像是才感觉到疼痛一样皱起了眉头。

“过来过来,我给你贴创口贴。”

“不用麻烦了啦。”

“不麻烦。”

感觉一再拒绝反而显得自己不近人情,少年在原地跎蹉了一会才慢悠悠地走过来,背对着他坐下去。

掀起衬衫里面是青少年应有的光滑肌肤,摸上去的时候少年轻微地抖了一下。

“好冰啊……”像是抱怨似的少年轻声说了一句。

是你自己的体温太高了啊。雅贵在心里默默排敷着,用纸巾把上面的血擦了几下,少年的背部硬挺地像根竹子,蝴蝶骨像墨水一样被勾勒在隐藏的衬衫下面,脊椎骨的下方好好的被校裤遮盖,左侧的腰部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看了半天看不出来是什么引起的。不过看起来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故了。雅贵不打算问。

“所以,为什么大晚上的来这里啊?”

“……和静弥吵架了。”

“静弥?”

头一次从少年嘴里听到别人的名字,雅贵一边关上抽屉一边又重复了一遍。

“嗯……是住我对门的竹马。”

少年背对着他低头扣着扣子,像是第一次讲话似的一边思考一边说。

“我还没得早气的时候,静弥就开始和我一起练习弓道了……但是在我得早气的时候他除了说了一句‘可惜’之外就没有任何举止了,我那时候真的很难过……既厌恶当初县大赛打乱静弥节奏的自己也讨厌没有任何反应的静弥——事到如今他却突然说要我再次站在那个位置,让我难以接受。”

他顿了顿又不说话了,眼睛看着地板紧抿着嘴。

“不对。不是这样的。我已经,没办法看清自己的过去了。我不想要静弥变成这样子——被同伴的早气影响也患上早气的例子不是也有很多吗?我不想要静弥也变得跟我一样。就像静弥也不想让我得到早气一样。但我没办法向静弥说清楚这一切,静弥他大概也是这样子吧。而且辽平也回来了,那家伙算是一个新手,我的早气也绝对不可以传染给他的。”

像是爆发了一样凑一口气说完了,他眨了几下眼睛抬起脸来继续看着外面的雨幕。

雅贵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我说,我可不是弓道之神,所以对你所说的事也没有办法的啦,不过你的那位竹马——静弥他也是为了你好对吗?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着弓道,无论是早气前还是早气后,这不是因为谁的缘故。试着喊一下‘我最喜欢弓道啦’这样子试一下要吗?”

“才不要哦。”

大概是因为说出来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凑发自内心地笑了一下。

“那么,现在要射一只箭试试看吗?”雅贵捡起他放在地上的弓递给他,凑看了他一眼才站起来接过去。

外面的雨还在下,在雨幕下射出去的箭依旧没有射中靶子,斜斜歪歪地插在草地里被雨冲刷出痕迹,凑一边吃着雅贵给他的炒年糕一边喝着麦茶看着那只箭,眼睛清亮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得去向静弥道歉。”

临走前凑像是发起誓言地说了一遍,他在门口对着雅贵鞠了一躬——不过也可能是在向弓道之神鞠躬吧。

“年糕还是很好吃的。”他又补充了一句,走下阶梯笑着挥了挥手。

雅贵慢悠悠地盘坐在桌子前纪录着射箭的次数,才发现今天已经是第一百天了,他喝着放在旁边的麦茶挠了挠头,过了一会又想起来这杯麦茶是刚才凑喝的——难怪有股年糕味。

竹门外雨已经停了,风呜地停在了树枝上,摇下来一些散落的榕树叶。

2018-12-05弦音雅凑
评论-1 热度-59

评论(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