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夫妇】 ハルノユキ

春天的时候,樱花就开了。
一片一片的,从树的枝丫上慢悠悠地飘下来,发出好闻的清香。
淡淡的粉红色。16岁的少女喜欢用它做书签,夹在自己的秘密本里,如果遇到了生命中的白马王子,就把它夹进情书里送给他。
伴随着樱花的盛开,东京迎来了他们的初雪。
费里西安诺哈了一口气,把脸给埋进了围巾里。
他昨天通宵看了同学给的小说,看的很晚——因为那实在是太好看了,所以他就那么一直看了下去。
所以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昏昏欲睡的,或许能走到长途车站就已经不错了。
到了车站的时候车子刚好发动,他看着蓝色的车头在他面前冲了过去,带起一阵风。
“清宫鹤看见了那条围巾在他面前,一上一下的,在地铁的轨道上慢慢地漂浮着。”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小说的内容,一位叫清宫鹤的少年弄丢了自己的围巾,最后在地铁轨道上发现的情节,这是它的开头。
他闻着围在脸外头的围巾的味道,其实并不是非常好闻的,大概就是太阳烘干的味道和洗衣粉混合在一起,像发霉的雪糕一样。
列车很快就又开着大喇叭过来了,费里西安诺跺了跺脚,跟着人流挤了进去——他可真幸运,车上还有一个位置。
等车子的空间都已经挤不下人了,列车就又鸣着大喇叭发动了,没能挤进来的人透过玻璃窗瞪着里面,那种脸色真是可怕,令人畏惧,费里西安诺打小就不喜欢那种眼神。
他旁边坐着一个头上带花的女生,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花,但是那是一朵可爱的小花,花瓣是粉红色的,花蕊是金黄的。
“你喜欢樱花吗?”女生,他有点受宠若惊,点了点头,又飞快的摇了摇头。
女生抿嘴一笑:“我的男朋友,原本是位学钢琴的,他最喜欢弹《桜唄》的钢琴伴奏了。”
费里西安诺不知道说什么,他点了点头,头上带着花的女生却摇了摇头。
“他就是在这种,樱花四飘的季节里,悄无声息地消失的。”
“他很早之前就得了肺癌,不过他谁也没告诉,包括我。”
“我们知道他得肺癌的时间,是他的医检报告出来的日子。”
她又笑了,大概是觉得自己跟一个陌生人讲自己的爱情真是傻蛋,她对费里西安诺表达了歉意,不过费里西安诺没有在意地摇了摇头。
滴的一声,列车到站了,费里西安诺下了车,正好看到人流的对面站着一个金发的男生。
他感觉那个人有点眼熟,但又记不起来是谁,就干脆把他抛掷脑后了。
学校里头也有种樱花树,不过没有外面街道的大,但也娇俏玲珑的,排列在小路边上,他刚才意外的得知那个女生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约好了放学一起吃个饭便各自去了教室。
他是第二个到的,第一个到的总是一个黑发的,小个子的男生,也就是借他那本小说的同学,名字倒是挺高雅的——本田菊。
不过现在他不在教室里,费里西安诺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他把书放在了本田菊的位置上,刚好看到窗外盛开的樱花。
一片一片的粉红色,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金黄色的光,轻盈地从枝丫下跳下,在半空中起舞。
这个时候,就会觉得,春天真是美好啊。费里西安诺舒服地眯起眼睛,感受着那份清香。
“费里君?”本田菊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教室门口进来了,他看着费里西安诺扒着他的椅子,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啊、诶?是小菊啊?”费里西安诺后知后觉地从椅子上跳下来,不好意思地捂了捂脸。
本田菊微微点了点头,费里西安诺跑回了自己的位子去。
「独自两个人在一起的话会很尴尬。」
费里西安诺突然听到这句话,他疑惑地看了看本田菊,本田菊正看着窗户外。刚才那句话不是他说的吗?
“费里君,是想到路德君了吗?” 本田菊突然转过头来问他,他摇了摇头,“路德是谁?”
本田菊愣了一下,随后尴尬地笑了一下,“不,就当在下没说好了。”
他们两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书,后面教室又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等到只剩一个人的位置还是空着的时候,老师就进来上课了。
那个位置是谁的?费里西安诺想不起来。
银发的老师抬头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那个空着的座位,流露出一种难过的神情,但他很快就振作起来,翻开课本给他们讲课。
之后的上午,就是在上课,下课,上课,下课之间缓慢地度过的,到了上午放学的时候,不出意外地在食堂门口发现了那个头上带花的女生。
她叫伊丽莎白,是在费里西安诺班级的正上方的高二(5)班的班长。
午饭的时候他们买了面包,去了阳台吹风,太阳灿烂地很,不过他们没有在意地坐了下来。
“今天天气真好啊。”伊丽莎白感叹了一句,费里西安诺点了点头。
春风悄悄地吹过这里,两人深褐色的发梢也漂浮起来。
「我喜欢深褐色的头发,像春天的树干一样,给人带来希望。」
“诶?”
“啊,怎么了嘛费里君?身体不舒服?”
“刚才……啊,没有,没事的。”
到底是谁在说话?
“那个,不介意的话,我先回去了。”
“没关系哦,不舒服的话去医务室看看吧。”
不舒服的话,去看看吧。
费里西安诺逃跑似的离开了天台,假都没请就跑到了车站去,他大概是要回家,他也不知道,他快被那个声音折腾坏了。
他忘记了什么,可是他想不起来。
那个声音,很熟悉,很温柔,但又让人害怕。
他为什么,想哭啊。
现在列车还在休息的时候,是不可能会过来的,费里西安诺坐在木凳子上看着铁轨发呆,又想起了那本书来。
那本书真的很好看啊。费里西安诺想。真可惜,还想再找〖他〗再借来看一遍。
……〖他〗是谁?
教室的那个位置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空着的了?
他到底忘记了谁……
车站附近的樱花树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不知道谁挂在上面的铃铛清脆的摇曳着。
那好像是我自己挂上去的。费里西安诺眯着眼想,他走过去把铃铛拔了下来,那上面还真的刻着他的名字。
他把铃铛转过去,背面刻着〖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是谁……
“费里君,是想到路德君了吗?”脑袋里突然蹦出来早上本田菊问的话,路德君是指这个路德维希吗?
不行,想不起来。费里西安诺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为什么他会忘记他……?
「想要再见到你」
费里西安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哭出来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奇妙的场景。
他和另一个金发的男生,在散播樱花的雪地里堆雪人,堆得很高,很高。
他在笑,很开心的样子。金发的男生也是。但〖他〗的身体突然就114透明了,不见了,在画面里的他很茫然的把手伸过去,什么都没摸到。
“路德……”他喃喃自语,“路德?”
没有声音回应他。
列车的声音把他的思绪勾了回来,费里西安诺看着驶来的蓝色车头,想起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他感觉头有点凉,抬起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在下雪了,有点透明的雪从深蓝的天空落下来,瘫在冰凉的地上,被里头的暖气一冲,变成了一汪浅浅的春水。
列车轰隆隆的启动声驶向远方,费里西安诺没有坐上去,他依旧坐在车站的木凳子上,抓着那串铃铛。
等到下次春天再次来临,说不定还会有机会再相见的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