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伊】这并不是日常

OOC,描写无能,努力想写甜。

上一篇请走这 1

 

 

 

 

6 .情侣之间经常有的喂食 【花夫妇】

“——所以说,你特地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吃便当?”

路德维希忍住自己出拳的动作坐了下来,但面对他愤怒的心情对方却一副浑然无察觉的表情、或许是这段电波虽然已经发送出去,却被对方拒收了、甚至把收音机猛地关掉了,摆这种性格所赐,费里西安诺总是会把路德维希气得说不出话,最后只好草草收场。

“ve——这个季节番茄会长的很好,所以就试着做了一下番茄炒意面了。”

【这是什么跨次元的对话!!!】

路德维希在心里疯狂呐喊,费里西安诺却走进厨房去端意面,甚至还很开心地哼着小曲——

【算了,就陪这家伙一次好了。】

这么想着路德维希额头上突出的青筋缓慢地消失了下去,这家伙总是这种性格,明明都这么久了,自己却还是没有习惯.....

【不,应该说正常人都不会习惯的吧。】

“好啦——”

这么回想着意面便已经近在眼前了,热气腾腾的看起来的确很好吃。

“这次想着要尝试一下新方法,所以做了两种味道的呢。”

费里西安诺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说是味道不同,但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差别——或许这就是美食家和普通人的差异吧。

“啊,所以说,我也想尝一下路德的面的味道。”

“呃!?”

路德维希猛地一惊,对方却张开嘴一副要“你喂给我”的架势,说真的、这种事情普通的朋友会做的事吗——不不不,说是普通的朋友,在一周前就互相承认了身份.......

路德维希机械性地用叉子卷了一团面、简直可以说是胡乱地塞进了对方的嘴里,然后又飞快地叉子收了回来拿纸巾猛地在上面擦拭。

“我的嘴有那么脏吗?”

“不、这是习惯性地......”

“哼哼、那现在我来喂路德吧!”

“不、所以说.......”

“?”

“........算了,随便你吧。”

【看来有必要把那本《如何与意大利人交往》再重新拜读一遍了。】

路德维希一边想着,一边张开了嘴。

 

 

 

 

7. 陪对方去逛游乐园的鬼屋【南北伊】

“哦哦!灯关掉了诶!”

“这脑袋上挂着的是什么啊混蛋?臭死了。”

“好像是脑浆诶——”

“脑浆!?跟我见过的长得不一样啊!?”

“我也没见过这样的。”

“诶,这边摆着个骷髅架子干嘛啊。”

“可能是医务室场景?大概是骷髅医生什么的~但是好可爱啊这具骷髅,肉全部刮干净了诶。”

“不,这骷髅架子一股橡胶味啊混蛋。”

“说起来骷髅是什么味啊?”

“我又没闻过!”

“嘛嘛别生气嘛——啊,那是什么?”

“好像是肉块飞来飞去的?”

“哇,上面好多血诶——没味道。”

“不要随便舔那种脏东西啊混蛋!这种肯定是假的啊。”

“明明更脏的东西都让我舔过呢——好走心啊这个鬼屋,我还以为好歹会抹猪血呢。”

——

“托里斯?怎么了?”

“爱德华....听我说啊,原本我以为毛子就够恐怖了,但现在我觉得意/大/利人才是最可怕的东西。”

 

 

 

 

 

 

 

 

 

8.对方面试成功了在沾沾自喜【微笑组】

“呐呐——伊万,我面试成功了——”

从玄关听到了兴奋的叫喊声,布拉金斯基把头从电脑旁边移开,果不其然受到一个大大的拥抱,差点把他从椅子上翻下去——当然,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如果真的发生的话,就去掐死作者。

“啊啊,恭喜你在当社畜的路上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感觉环着自己的手臂明显地松了下去,布拉金斯基叹了口气,故作轻松地安慰对方:“开玩笑的~”

对方畏缩下去的呆毛猛地划过自己下巴,感觉像是被猫咪挠了一下,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布拉金斯基心里也痒了起来,他猛地对旁边的脸亲了一下。

说是亲,其实只不过用嘴唇碰了一下脸颊而已。

但这招很有效,对方立马松开了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滑稽的模样让布拉金斯基忍不住发笑。

“是面试通过的奖励哦。”

“恭喜你面试成功啦。”

 

 

 

 

 

 

 

9.初恋时青涩的味道【初恋组-单箭头】

一直在注视着的。

不论是从哪个地方,哪个时间点,都一直在注视着。

学校的庭院是很旷阔的,即使从墙壁后面偷偷看,也不容易被看到。

每天、每天都在注意着,那个人的身影。

小小地追逐着他。

但一旦对方靠近,自己却又轻易地打退堂鼓了,躲进了自己的小房间,关上了灯、拉上了窗帘。

但他会拉开没有锁住的门,进到这里来。

嘛.....虽然可能对方根本没有这种想法。

但是这样就好了。

 

 

10. 去对方打工的地方等对方下班【黑白伊】

“久等啦——”

费里西安诺把手里的咖啡靠在卢西安诺的脸上,卢西安诺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礼貌地说一句“并没有等多久”,但他最后只点了点头,把对方手里的罐装咖啡接了过来。

暖呼呼的。

卢西安诺扳开上面的栓扣,发出清脆的一声澄声,里面的咖啡苦涩得很,卢西安诺不太懂的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喝这种东西,所谓的提神效果怕不是被口腔里的苦味给呛得睡不着觉。

“但是喝了这么苦的东西,之后再吃糖就会感觉很幸福啊——”费里西安诺剥开水果糖外层的糖纸,把橙色的糖果塞进嘴里眯起眼笑了。

“卢恰也要来一颗吗?”

卢西安诺听罢便伸出手,但是费里西安诺却把糖举在他嘴面前。

“啊——”费里西安诺张开嘴,示范给他看。

“——”卢西安诺皱着眉张开了嘴。

如愿以偿了似的,费里西安诺哼着小曲往前走去,卢西安诺站在原地,咀嚼着糖果的味道。

啊——是青柠味的,酸死了。

 

 

 

 

于是憋了很久憋出来了。是难产。

改来改去的最后改成了现在这样啦,原本定的梗是这三个【对方是学校的前辈】【向对方抱怨自己的体重】【去海洋馆参观】,但写不下去。

希望阅读愉快。

 

以下是个人叨逼逼。

我觉得独伊写起来真的很好玩,是那种正经理工男子被花花公子撩得~团团转的感觉,所以写的很爽。

大家眼中的费里到底是怎么样的呢?就是个卖萌的小可爱吗?虽然有那一部分的成分,但整天那么做的费里恐怕只是小时候了(当然,更小的时候就更可怕了....。)作为20岁的大男人,整天卖萌肯定不太对劲吧。(虽然忘记哪看来的20岁设定了)又撩人又可爱、懂得自理生活的成年人.....是这样吧,我觉得费里是这样的人,整天哭着闹着pasta和鞋带的家伙是谁啊。

 

评论-3 热度-24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