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祝两个小天使生日快乐。

虽然已经晚了。







 过几天就是费里西的生日了。

知道这件事的人挺多,知道在同一天还是罗维诺生日的倒是挺少。

罗维诺虽然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失落,不过他到底不是把那种东西看的很重的人——作为黑手党老大如果在意这种东西的话那还真是败家——所以他还是把费里西的生日礼物排前面去了。

费里西对他即将到来的生日很是兴奋,他总是在挂在墙上的日历面前晃来晃去的,时不时抬头看看另一边的钟,在他的日记上写了他对生日有多么期待、多么兴奋,看他的文字就能感受到主人的那份快乐,隔着一张纸都能感觉到一股认真的孩子气透过来,罗维诺并不讨厌费里西单纯的这一点,人嘛,总是要有一些天真、才能活的好的……

不过就是因为费里西对他的生日如此重视,罗维诺也重视起生日礼物来了——鬼知道他一开始怎么想出送西红柿的,绝对都是安东尼奥那个混蛋喜板鸭乡巴佬的错——总之,他不想让费里西在他生日的时候因为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而伤心。

“我可是哥哥呢!”罗维诺在心里说,“让弟弟伤心还是哥哥吗!”他说完自己摇了摇头。

但是到了真的要去买的时候他反而很宭迫了,因为他很糟糕地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费里西想要什么,亦或者是需要什么,他只好站在热闹的大街中央,茫然地跟着拥挤的人流,看到到哪里热闹便凑到哪里去看一下,一天下来什么都没有买。

“这真是该死的。”等到商店街关门的时候,他被里头的店员小姐给请了出来,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坐在木制长椅上,看着公园里的鸽子咕咕唧唧地吃着希腊人大叔的叶子,顺便吹吹清凉的风,看看漂亮的夕阳——真是一场好看的场景,但是这对他的目标一点帮助都没有。

“哥哥在这里做什么呢?”他顺着那道声音抬起头,正好撞上费里西蜜金色的眼睛正看着他,他下意识就想要站起来,然后两个人的头就撞在一起了。

“哎呀!”“好痛啊混蛋!”“诶对不起……不对不对是哥哥撞我的吧!?”“如果不是你站在那里突然说话我怎么会撞到你啦混蛋!”

罗维诺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发火感到有点惊诧,还混杂了一点不知道那里冒出来的恐惧——他知道这不是费里西的错,但他就是这样子喊出来了。

“哎呀……这真是……!!”他重新发窘地又跌坐了回去,他的弟弟揉了揉眼睛也跟着他一起坐了下来。

傍晚的风凉丝丝的,混着公园里好闻的雏菊味儿,还有一点温暖的光晃晕的夕阳,从他们的角度可以看到喷泉的水在夕阳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的,丝丝缕缕的风时不时吹起点小縠纹,翠绿的树叶在上头打着回旋,十分漂亮。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这个画面画下来。”旁边的费里西赞叹了一声,然后嘟嘟囔囔地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带画板出来。

“……是啊。”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也很默契地都没有打破这个气氛——或者说两个人都尴尬地没话讲。

他们就一直这么坐到了夜幕降临,拖着深蓝色的天空和灿烂的群星回到了家里,草草地煮了意大利面吃,互相道了晚安便各自回房间去睡了。

“晚安,哥哥。”费里西亲了亲他的脸颊,对他咧嘴笑了笑。

“生日快乐。”

“……小傻瓜,你也是。”

“有生日礼物吗?”

“没有,快滚去睡觉。”

“ve……”

最后罗维诺决定送费里西一套绘画工具,在派对上小傻瓜抱着他送的东西傻笑了半天,然后很高兴地拥抱了他一下,他也勉为其难地回抱了。

“祝意/大/利生日快乐!”在拉响拉炮的那一瞬间屋子里的人一起大吼了一声,王八蛋的美果仁直接跳在桌子上跳起他的减肥舞来,旁边的硬果仁还在拼命地给他鼓掌;洋芋蛋子吃着他的胃药,苦着脸看着他哥和弗朗西斯安东尼奥两个恶友打斗地主,旁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王濠镜和佩德罗;王耀又再喝他的老白干,还拉着他的小弟本田菊;至于他的蠢弟弟,现在在和他站在阳台吹冷风。

“好久没这样大家一起聚在一起了呐。”费里西笑眯眯地弯起眼睛,懒散地靠在栏杆上。“真好呢,这种感觉。”

“恩。”罗维诺瞅了眼背后吵闹的景象,嘴角微微抽了抽,如果你确定
这群家伙会给我们收拾的话。

“生日快乐小混蛋。”

“哥哥也是哦。”



评论-4 热度-13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