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湊向】杀人事件调查记录·壹

所有职业相关的话都是放屁,看到bug请无视。
凑与路人交往注意,迷之路人视角注意,一堆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人注意。地名全部都是捏造的。
大家都是黑 暗 人(?)注意。
粗体为日记部分。


 


 


 


我拉开会议室的门的时候不免有点生气——因为前辈们围坐在角落的位置在玩抽鬼牌,死者的遗物随随便便摆放在桌上,像是刚被用完的一次性抹布。

“哦,道山,你来了啊。”坂田前辈因为没有抽到鬼牌,连带着问候我的语气都变得随便了起来,我虽然生气但又感到无可奈何——毕竟案发现场是密室、死亡方式是上吊,又刚失恋,是个人都会觉得是为爱自杀,但因为死亡前有大幅度挣扎痕迹,才成立了调查组,现在已经是第三天。

之前的两天我因为远在银座调查地铁毒气事件所以没有过来、不过因为在那边没有做出任何贡献,这边一缺人手就立刻把我调过来了。

我看着桌子上的遗物,大多数是一些女孩子会有的玩意,吸引我注意力的是有本用透明塑料袋包起来的日记本,我拿起来问道。

“可以看吗?”

“随便你啊,不过,记得不要沾上指纹。”坂田前辈头也不回地回答,专注于在背着他的牌中抽出鬼牌。

我戴上手套,翻开第一页,空白页用黑色水性笔方方正正写着一行字。

“——与凑君交往的纪念日,10.27——”

“那个。”听到我问话前辈终于不耐地转过头,“凑君是谁啊?”

“鸣宫凑,是男朋友。啊,前男友才对。”

“就是失恋的那个……?你们去审问过了吗?”

“当然。据他所说是淡岛流子(是死者的名字)自己提出分手的……三个月前左右吧、我记得是这样的。”

我听罢了点了点头,继续翻开了下一页,后面开始是正文。




10.27
和凑君表白,他同意了。
第一次牵了手,但因为太害臊所以问了LINE账号就跑掉了。
晚上和凑君聊了会天,约好周末一起出去看电影。
好期待。

10.30
看的电影叫《辉夜姬与武士》。
虽然是在看电影但我从头到尾一直盯着凑君。
……好害羞。
凑君把爆米花都给我吃,但我没有吃完,在日记里跟他说对不起。

11.3
凑君跟竹马君说了我们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他像见家长一样很紧张。
但他这么认真我好高兴。
竹马君一脸平和地说“祝你们幸福”。


11.7
要考试了。
晚上凑君给我发了“加油,你会成功的”的表情字符,看起来很可爱让我很高兴。


11.16
考试成绩发下来了。
还不错,凑君说作为奖励给了我两颗樱桃耳环,小小的。
好开心。不过我没有什么可以给凑君的让我有点愧疚。




——翻到这里的时候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要去死者的公寓。”坂田前辈这么说。

“诶?你们还没去过吗?”

“就案发那天去了,调查了东西就走了,今天去复查。”

“……”

万一里面东西被动过了调查有什么用啊?大概我眼里透露着这种想法,坂田前辈补充道说。

“案发现场有封锁起来,你就不用担心这种问题了。”他一边说一边皱眉头,“不过上头本来就不注重,这次大概是以自杀结案了。”

“明明死者有挣扎……”

“人死前都会或多或少的挣扎的、这点不能有什么证明。”

他说完打了个哈欠,招呼我坐进车子的后座。



11.23
大学弓道社举行了和晚稻田(neta早稻田)大学的友情赛,我去看了。
凑君射箭很帅,作为女朋友我真的很自豪。
……女朋友呢。好高兴、对于这个称呼。
当初暗恋凑君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自己能站在他的身边、对于同意我的告白的凑君,只能在心里说谢谢。
虽然打了平手,但双方都说着“下次我们会战胜你们”的宣言握手之后,便打算晚上一起去喝酒,不过凑君说想跟我回家拒绝了。
不过凑君本来也不怎么喝酒,唯一看到他喝酒是在入学式的新生欢迎会上喝了一杯日本酒,好像还因为喝不习惯地难受了一天,被竹马君训斥了。


11.27
凑君去图书馆当志愿者,不知情的我去公寓找他的时候没找到,有点难过。
“凑没跟你说过吗?”竹马君用这种语气询问我,我除了点头什么话也说不出。
现在回想起来,竹马君在我印象里他好像笑了一下、是错觉吧。



12.4
还有一个月左右要过新年了。
不知不觉和凑君交往了两个月。心里的喜欢没有减少,这点让我感到高兴。
这份爱还能持续多久……?
不过现在担忧这个也没用,当下拼尽全力去爱吧。




——刹车的声音,我停下翻页看向车窗外,这里是八丁目的街道,去MASAKO大学要坐2路的公交车过去。

上楼的时候由一个年过五旬的女人领着我们上去,沿楼梯至外的窗台边种着薄荷、观赏式仙人掌、还有美人丹,看着这些颜色绚丽小巧的花心情就会自然而然地平静下来。

“那是小流酱种的哦。”看我一直盯着女人开口道,她眼角红润,看不出来是化妆出来的还是哭的——不过真的会有人因为警察要过来而化妆吗?

屋里的确什么都没有变,除了灰尘积了一点之外,连桌子上打开的书都还斜歪着摆放,早已无电的手机也放在茶几上。

这是一间30平方米的屋子,15平方米的客厅,一厕一卧,虽然基本是现代化公寓了,但有一根支撑梁作为空调支架还卡在天花板上,死者就是把绳子绑在上面后上吊的。绳子作为凶器拿去检验了。

房间里有股难闻的灰尘味,还有一点点尸臭、听说死者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腐烂了,可能都已经死一个星期了,要不是对面来投诉,这具尸体怕不是无人问津。

一个星期没联系男朋友就不担心吗?我不由得皱起眉头,凑到前辈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哼……这倒也是。”前辈兴致缺缺,“那等一下你去他公寓那边问一下。”他抽出口袋里随身备用的本子和笔,刷刷刷地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和地址给我。

看来是嫌我太烦想把我打发走啊……我收起纸张老老实实地退出,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退出房间的那一瞬间房东女人脸上的笑容消失。





我在前往鸣宫凑家的公交车上再次翻开了淡岛的日记,怎么说呢,虽然的确是怀春少女的恋爱日记,但总让人感觉怪怪的、不管怎么样,她的态度也太自卑了吧?这是正常恋爱少女会有的情绪吗?

——什么东西在令她不安?

这样子的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我没有再翻下去。说起来,里头提到的竹马君到底是谁啊……

在MASAKO站有一个比我高一点的、有着墨蓝色头发戴着眼镜的男子下了车,看样子是那里的学生。我心里一动,跟在他后面下了车。

“那个。”在一起等红绿灯的时候我走到他旁边,将放在口袋里的警察证掏给他看,“请问是MASAKO大学的学生吗?”

“……是的。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出乎意料地冷静啊。我暗暗吃惊。

“知道鸣宫凑吗?”

“……是的。您找他有事吗?”对方的态度突然尖锐了起来,我摆了摆手。

“他的前女友自杀了,作一些惯例询问而已……”剩下的事就不是你能知道的了。

“明明昨天才去问过?”

“嗯?”这家伙怎么知道的。“请问你是……?”

“竹早,竹早静弥。医学系二年级的。”对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是凑的竹马。”

哦哦、竹马君原来是指他啊。这样的话看来他已经接受过警察询问了……前辈干的还是不错的嘛。

“原来是竹早君啊。所以你知道鸣宫凑在哪里吗?”

“凑的话现在在上课,前几天的话他去实习了。”

“我冒昧问一下,鸣宫凑他是在哪个系的?另外,他跟前女友的关系又如何?你能说得越详细的话越好,我想作为朋友你也不愿意看到鸣宫凑被误会吧。”

“……”竹早静弥像是无法忍受我的态度一样深吸了一口气,“凑是金融系的。据我所知,他和淡岛是在一年前开始交往的,至少在我看来他们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割裂。分手也是淡岛那边提出来的吧?凑还为此伤心过一段时间。”

“是这样子啊。那不打扰你上课了。”

我退后一步,示意他看看前面的绿灯。

“警察先生。”竹早静弥没有往前走,反而转过身来看着我,“……凑现在好不容易才从悲伤中脱离出来,我不希望有人去打乱他。”

“这点我明白,不过调查还是得继续的。”我回答道,“竹早你太过分包庇他的话,是会被当成共犯抓起来的。”

“……我知道。”

回答我这句话之后他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对面走去。我摸索出那张纸,拨打了上面的号码。

刚才我问他话的时候,这家伙很明显想掩盖什么东西……诶,不过感觉他也没在撒谎,如果前几天去实习的话,鸣宫凑完全可以用“因为忙的焦头烂额所以没有打电话”的理由来开脱……看淡岛日记里的态度,她也的确是那种不会主动打电话的人。

怎么这么麻烦啊,难怪前辈想以自杀结案。

电话拨通之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低沉。

“请问是鸣宫凑吗?”

“……不是。请问找凑有什么事吗?”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人。我皱了下眉头。

“我是金融系的学生,找凑同学有点事情。”

随便扯谎也是警察的工作啊……

“……凑发烧了,不方便接电话,我帮你传达吧。”

嗯?刚才竹早不是说他在上课吗?而且接电话的又是谁……

“可是这件事我必须亲口跟凑同学说才行……你可以帮我叫他一下吗?”

“……”

对面沉默了一下,能依稀听到两个人的谈话声,其中一个还夹带着咳嗽,应该是鸣宫凑了。

竹早为什么要说谎……

“……喂?”

接电话的人换了。

“请问是鸣宫凑吗?”

“我是。”

“我是警察。关于淡岛流子的死有些话想问你,你身体还好吗?”

“啊……”对面传来布料摩擦的声音,好像是在穿外套。“可以的。那请问是在什么时候?”

“你旁边的人不在的时候。”

“诶……愁吗?”对方充满疑惑,又是两个人谈话的声音,八成那个愁在问什么,依稀能够听到“警察”“淡岛”“谈话”这样的字眼,怎么就这么暴露了啊……

“嗯……那就下午四点吧。”

确定了时间我挂掉了电话,现在才中午14点的时间,这两个小时我要怎么消耗啊。





——
下面是无关的个人bb
大家都杀了人!或者说大家都没杀人…!想要写出这种东西。
在想妹子名字的时候纠结了很久啊……一开始取了“古道百流子”这样的名字,但好凶啊!?(补了黑白来之后看名字带百就想到所长)想来想去把百删掉了,但“淡岛”在我码字的时候很出戏……副长我对不起你!!(下跪磕头)
另外我想要同城同好,坐标是石狮市()

下一个是静湊(?)的场合!小雅哥作为嫌疑人(突然剧透)在后面会出场的。

好久没写推理了,我会加油的....!

大家也可以猜猜淡岛姑娘到底怎么死的(。)

2019-01-06弦音all湊
评论-12 热度-38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