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伊】高中生男子与花店打工生

年下设定注意(话说这算年龄操作吗?)

非常、极度OOC注意,写的时候感觉自己仿佛在写什么少女言情小说....

我觉得,费里作为大学生肯定是要成熟点的.....然后卢西是偶尔会耍小孩子气(?)的、但是已经可以独立生活的初中男生(。

至于老王的性格.....因为原著的老王性格有点太呆萌了,所以给他改了一下....一下。反正我是喜欢这种爱坑别人钱的老王,每次写他坑钱就很爽_(:з」∠)_ 仿佛奴隶翻身干死地主的爽。历史真的超级无敌心疼哦(虽然某种意义上近代历史的挨打是自己作死造成的),所以说看他欺负别人就很爽(。

去年的旧坑,文笔沙雕请不要在意,卢西的性格完全偏离了我现在的想法,所以填不下去了,就当做是一场悲伤的故事吧.jpg

 

 

 

 

 

 

 

 

 

1

卢西安诺觉得自己恋爱了。

不过遗憾的是,是单相思。

 

2

单相思的对象是一个花店老板。

肤白貌美腿长腰细人好,牙齿也很白。

不过有点令人遗憾的是,是个男的。

 

3

不过卢西安诺不计较那么多,他只觉得既然他喜欢的人是同性,那就不可能可以生孩子,既然不会生孩子,就意味着不会有人来打扰二人世界了,岂不美哉。

妙啊,实在是妙。

于是他每天一放学就往花店里钻,隔三差五去讨一下种花技巧,人家也不嫌烦,每次都是很有耐心地告诉他。

 

4

卢西安诺作为一个初中生男子,是会害羞的。

于是他到现在都没鼓起勇气去问人家的名字。

 

5

卢西安诺选择侧旁敲及。

于是他踏进了隔壁卖中/国古董的店。

坐在柜台前面的年轻人(?)笑嘻嘻,披着一张老狐狸的皮,告诉他要知道人家名字得把古董买了。

王耀说:“你这是侵犯人家隐私权,得关监狱的,正巧你遇到我,我大发慈悲不关你监狱,但你得把古董给我挑一个回去。”

卢西安诺不太懂他的逻辑,但是他很阔气,大手一挥买了王耀三个古董。

于是王耀给他倒了杯茶,开始慢悠悠地开腔:“隔壁那个小姑娘叫......诶,干嘛?”

卢西安诺问:“小姑娘?”

王耀歪头想了想,拍了一下桌子:“哦,不是小姑娘,是个戴围巾的小麦头,名字叫.....又咋了?”

卢西安诺一听就在想:哎呀,糟了,不是他啊,我这一百多万难道要白花吗?

于是他就说:“不是这个,是另一个比我稍微高一点,头发颜色比我淡一点,老是穿着白衬衫的那个。”

王耀说:“那哪是什么老板啊,就是个打工的。”

卢西安诺点头:“那他叫什么?”

王耀笑了,露出一排很干净的牙:“你再买一个我就告诉你。”

于是卢西安诺买了四个古董,瓶瓶罐罐摆在他脚边,坐在他面前的王耀数着钱:“哎呀.....年轻人就是好,要是那个人知道你为了知道他名字花了一百多万不得高兴的上天。”

卢西安诺说他高兴我也高兴,他上天我就不乐意了。

王耀又笑,笑得很邪,让人联想起那种拿着糖果诱拐幼女的怪蜀黍。

 

6

总之卢西安诺总算知道他单相思的对象的名字,比他多了一个字,叫费里西安诺。

不过知道了也没什么用,他就天天念,不高兴的时候念,高兴的时候念,睡醒了也念,睡前也念,做梦是也想着那人想起来露出的牙,明明都是露牙,为什么王耀就笑得比别人贼多了?

 

7

在鼓起勇气之后,卢西安诺打算自爆去告白了。

在去之前,他先自己演习了一遍,还专门去讨教自己的老哥,最后对着镜子念出了以下句子:

跟着我混,你绝对不会饿,我也不可能出轨,我会做饭,会扫地,绝对是个居家好男人,而且我还有钱,有实力,我两的姓甚至一样,我娶你跟倒插门一样*,你绝对不亏。

念完他觉得不对,就很气地撕了然后三分投篮扔进了垃圾桶。

别人的同人文里我都那么霸气的,大不了抓起来就是一顿XXOO的,为什么我在这里就跟个缩头乌龟一样的念这种傻逼台词啊???

他拿着雏菊(虽然告白拿这种花不太对,但是费里西安诺说过自己喜欢这种花)气冲冲地去了花店,然而今天卖花的换了个人。

戴着围巾的小麦头跟他说费里西安诺回大学考试去啦,没空来卖花啦,你是不是来买花的?不是?那就再见吧。

于是卢西安诺的一头热血被冷水浇了个干净,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手里捏着的雏菊因为抓得太紧已经干巴巴地垂着脑袋了。

弱小,可怜,又无助。

 

8

见不到费里西安诺的第N天,想他。

卢西安诺此时正在上课。

不过此下他正在草稿本上瞎涂乱画,没心情去理台上的教师,再加上本来他就会,于是他就很开心地走神了。

先是红笔画了个Q版的费里西安诺,然后又画了一个,最后乐此不疲地画了一整页,最后熬到下课时不经意他往校门口望了一眼,震惊得笔都掉了。

穿着白衬衫的单相思对象站在校门口,旁边还站了个男的。

 

9

卢西安诺此时在天台,很无聊地扯着雏菊。

撕一片,“他不喜欢我”

再撕一片,“他喜欢我。”

撕了三朵,都是惨败。

旁边站着的王黯盯着他撕,看他撕完就问了一句:“你失恋了?”

卢西安诺没回答,低头看着坐在操场上的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正在画画。

平时被完全遮挡着的手臂此时因为袖子已经被挽起来了一点,而露出一节白净的皮肤来,修长的手正握着一只水彩笔,很均匀地把颜色涂抹在夹在画板上的纸上,离得太远,卢西安诺倒是看不清上面画的什么,不过他很嫉妒那张纸。

嫉妒它夺走了费里西安诺的视线。

纸:背后一凉

王黯看了一眼卢西安诺空着的左手:“恋爱线长着呢,喜欢别人还不去告白?”

卢西安诺表示自己要去告白的时候人家回大学考试去了,再看见他却发现他和另一个男的在一起!

王黯觉得这瓜娃子很好玩,感叹恋爱中的人智商都是为0:“大哥,我现在就跟你站在一起诶,你的女朋友看到我是不是也要心里酸溜溜地吃醋啊?”

卢西安诺很认真地说自己没有女朋友。

 

王黯一脸恨钢不成铁:“那你倒是去追人家啊!”

 

 

10

于是去年在我心中是如此沙雕的卢西安诺就去追了,追到校门口被车撞死了,没了,yeah。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