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湊向】氢氧化钠-NaOH

总之就是愁突然冒出来了的奇妙篇章。
自己重新看了一遍OOC到落泪了。没头没尾的描写。
NaOH可是首连网易云都没的歌.....哭哭哭。明明那么好听。

 

 


——
有时候会想,宇宙大爆炸的时候会是什么声音。

不过大概是没有声音的吧,毕竟宇宙是真空、没有媒介什么的。

嗯?这样说好像也不太对,应该说【听不到】而不是【没有】才对吧。

嗯.....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是什么声音——

[应该是“boom”的好大一声吧?]辽平在旁边张开双臂,做出夸张的上下摆动的姿势,[毕竟是爆炸呢。]

[与其说大啊....倒感觉是那种闪光弹的感觉啊,一眨眼突然就cha——的一下的那种。]

[嘛,毕竟我们谁都没有生活在那个时期,所以不知道呢。]旁边的静弥从树上涂抹着蜂蜜回过头来接话。

[哦哦!如果那时候有谁活着的话岂不是很厉害吗!]辽平很兴奋地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见证了星球的形成哦——好厉害!]

[不过那时候还没地球吧,那人要活在哪啊。]

[嗯嗯,可真是个难题....嘿。]

静弥拿塑料袋套下那只舔食蜂蜜的甲壳虫,递过来放进了绿色的塑料盒里。

甲壳虫在里面到处乱爬,头上的曲角不安地摆动着。

[静弥真厉害——!这么快就抓到了呢。]

静弥笑着没有回答。

 

 


(1)——
诶,话说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段事来着。

[给你零钱,小哥,谢谢惠顾。]

从卖菜的老板娘那里接过土豆的时候湊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现在还是傍晚,看样子不是很晚的啦——

[哦,话说小哥你背着那个是什么?弓箭吗?好帅气呢。]

[诶,这个嘛,嗯,我是有在练弓道啦。]

不想聊这个话题,只想赶紧骑着自行车赶紧离开这里啊.......

[说起来上次也看到一个小哥背着弓箭呢,不过校服跟你不一样,口音听起来也不像本地的呢。]老板娘察觉不到他的心思似的继续叨叨不休,[感觉像是哪里来的大少爷一样、啊,欢迎光临,要买什么?]

得救了!在心里感叹了一声,湊赶紧把菜装进车筐里推去人行道,但还没走几步就被一下子扯住了手腕,把他吓了一跳。

[湊。]

咦咦?这个声音——

站在那边的是藤原愁。

 

 


——
虽然在预选赛的时候见过一次,但重逢的时候果然还是很紧张啊......

[诶.....愁你来这里有事吗?]

[......不,要说有事也没事吧。]

愁突然疑惑了一下地眨了一下眼睛,当他的视线往下看到车筐的时候像是随口想到似的开口道。

[我说,今天让我去你家里蹭饭吧。]

[啊!?为什么啊?]

[今天湊家里煮的是咖喱吗?]

[是这样没错啦.....但为什么你要突然来蹭饭啊!]

[嗯,没有理由。]

[不要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啊.....话说你有跟你家里人联系吗?]

[跟他们说了要去同学家住一晚。]

[啊啊??]

[开玩笑的。]释然了一般温柔地笑起来的愁看着冲击力有点大,眼睛要睁不开了......。[看到你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应该这么说吗?]他又疑惑地眨了一下眼,像是在确认台词的演员一样。

[真是谢谢你的关心哦.....]

红灯闪烁了一下交替成了绿灯,因为愁走在旁边所以没办法骑自行车,凑只好慢悠悠地推着自行车过人行道——唔,这么说的话自己现在倒是很少走路回家了啊。感觉有点奇怪。

[看到你还在练弓道我真的很高兴。]
愁突然开口道,湊愣了一下,紧闭着嘴不讲话。

[?你在生气吗]

[不是.....我就是在想静弥预感真准。]

[关静弥什么事啊。]

[诶......就是预选赛开始之前跟静弥出去散步的时候啊,他也跟我说了“愁知道你还在练弓道会很高兴”这种话。]

[.....咕。]

[咕什么啊,你是猫头鹰吗?]

[不是。我是属于高等灵长类。]

[你这人总是在奇怪的地方突然较真.....算了。]

仰望了一会认真回答的愁的面孔便继续前进。

 

 

——
给爸爸发了【今天愁要过来吃饭】的讯息之后湊拉开了阀门,愁低声叨念着“这一带真是没有变化”又说了一句“打扰了”才脱下鞋子走进玄关。

[伯父依旧回来很晚呢。]

[还好吧....嗯?]听到身后有狗叫声于是又转过去,小熊正钻过装饰栅栏对他吐着舌头,[啊.....抱歉。等我一下。]

[那是谁的狗啊。]

正低头下去安慰小熊的时候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穿上鞋子站在他旁边,以一种奇怪的审视目光看着小熊。

[是静弥的啦,叫KUMA来着。取这种名字很奇怪对吧?]

小熊舔了舔他的手指像是表达不满一样,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凑回来了吗?]的声音,湊站起身子来看着拉开院门的静弥。

[欢迎回来,湊.....咦?]

静弥有那么一瞬间像是皱起了眉头,但过了一会又恢复了原本的微笑。

[这不是愁吗?来这里做什么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瞄着湊的,凑在心里咽了咽口水,咦,话说为什么要心虚啊.......

[来湊家里蹭饭的。]愁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静弥不知道在想什么眯起了眼睛,虽然还在笑但感觉好恐怖哦.....简直像般若一样嘛。

[啊,那我就先回去准备晚饭了。]匆匆忙忙找了借口赶紧溜回家里,静弥虽然想说什么的样子但还是没有叫住他,湊松了口气,愁过了一会也走了进来,看见他一脸紧张很不解的样子。

[湊,你在紧张什么啊。]

[......不知道啊不知道,总之你去客厅乖乖坐着吧大少爷。]湊扎好围裙之后正想拿起小刀削土豆,愁却像鬼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旁边一副要帮忙的样子。

[嘛,毕竟我已经高一了,土豆我也会削的。]

[诶....是吗。那就交给你了。]

[.........]

[..........]

[......呲。]

[哇!!!你在做什么啊!!]

[被小刀刮到了而已。]

[什么叫“而已”啊!!!出血量好大啊!!你这家伙明明练弓道的时候手腕脱臼都没事为什么这时候皮这么薄啊!!!!]

[湊,手腕脱臼不会流血的。]

[.......。只是比喻啊比喻,总之先给你做一些包扎。]

[明明这种舔一下就可以了。]

[啊!?你要我去给你舔吗!?]

[......湊心里这么想的吗?]

[哈!?才没有哇!]

[哦。]

像是没拿到奖励的小孩一样愁低下了头,这家伙为什么一副失落的表情啊....又不是KUMA。

[总之手快点伸出来。]

坐在沙发上的愁乖乖伸出手指,上面的血液已经没有再流了,倒是痕迹看着有点恶......。拿纸巾小心地擦了几下给他滴红药水,愁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竟然还要涂这种东西.....。]

[什么叫“竟然要”啊。划破皮抹红药水不是常识吗。]

[明明舔一下.....]

[闭嘴啊你。]

真的是.....心里一边嘀嘀咕咕一边给他撕开创口贴,贴上去后舒了口气。

[总之给我在沙发上坐着乖乖等开饭啦,万一下一次把整只手指都剁下来了怎么办啊。]

[不会的。]

[你的保证不可信。快点坐下。]

[好的,凑妈妈。]

[什么妈妈啊!?]

[开个玩笑而已。]愁又笑了起来,啊啊啊,眼睛要瞎掉了.....帅哥的微笑毁灭力惊人。

总之最后平安度过了晚餐时间。

 

 

——
另外一提,竹早家今天的晚饭也是咖喱。

[诶,静弥,你今天为什么一直盯着窗外啊,有UFO吗?]

[没有.....。]

 

 


 

2018-12-03弦音愁湊
评论-4 热度-133

评论(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