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凑向】在夏日的照耀下柏油路融化了

标题是物理题,明明是物理题描写却这么文艺……!深入我心。
ABO设定好啊!冬天的棉被热的让我感觉在夏天一样……。
OOC,阳痿描写注意。含有愁凑成分注意(本来也想写结果没写进去的蜜之情节……。)结局大概是BE?其实根本没想好(好意思吗你)
感觉有点仓促,有时间再改,困到脑壳子发昏






柠檬味。

嘴里含着的柠檬糖久久没有融化干净,残留的味道和唾液混合着吞了下去,差点把眼泪给呛出来。

旁边屹立着一颗高大的榕树,飘散的气味让他想起来那个人——

【早知道刚才买薄荷味了】

脑袋里闪过了不切实际的想法。






夏天炎热的太阳。

鸣叫的蝉声。

还有——榕树味。

到处都有的茂密的榕树的清香味,从那人身上源源不断地传来。

“那个……凑。”

“嗯?”

“你是不是……要到发情期了啊?”

趴在前面的凑猛的转过身来,脸上的绯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来。

落入水中的石子引起的波澜。

“哈!?呃……这么说起来,好像的确是在这几天……。”后面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凑又趴了回去。

“还是要请假吗?”

“嗯,我自己呆在家里就好了。”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不仅是脸,耳朵也泛成了粉红色。凑把手臂缩紧了一点。

“不要……感觉好奇怪哦。”

【明明那时候让愁那样做了啊。】

心里感到烦躁,静弥翻开摊在桌上的书。

夏日鸣叫的蝉声。

好吵。







只是偶然而已。

在那一天下午,偶然回教室拿书——偶然看到的场景。

正被愁临时标记的凑。







伸手关掉了哔哔哔叫的闹钟,静弥摸索着床头戴上眼镜。

到处都有的榕树味在自己周围飘散着。

外面正对着凑房间的窗户,被晒着的衣服所挡着的窗口窗帘紧紧拉着。

心情烦躁。







在凑把自己隔绝在家里的第三天接到了电话。

“抱歉……静弥,能帮我去药店买抑制剂吗?”

对面传来了微微带着哭腔的喘息声。

“……抑制剂效果现在用的话会反弹的吧?”

咦?这是自己在说话吗?明明应该乖乖去药店买抑制剂的。

“诶?……但是……”

对面的声音慌乱了起来,静弥穿过小路站到门前转动了门把手,锁着。

“开门,凑。”

“……不要。”

“你现在信息素在到处乱飘哦?关在房间里也没用的。”

“……是很常见的榕树味,没关系的……!”

“会把路上随便的Alpha流氓引过来的啊,半夜撬开你家的门上去找你哦。”

电话里沉默良久后传来了摩挲着移动的声音,过了一会听到了咚咚的下楼声。

门被打开了条缝,披着被单下来的凑露出他半张脸,深绿色的眼珠盈满朝露,被情欲折磨的脸有隐隐约约的泪痕。

啊啊,要命。

竹早静弥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

以及具有强烈刺激性的薄荷味。







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呢?

不知道。

大概是在做自己一直以来想做的事吧。

自从那一天、看到那一个画面的自己,一直以来想做的事。

身体陷入了薄荷糖浆,清凉而又刺鼻的味道刺激得让他都快哭了出来,但喉咙却干咳着叫嚣,身下人的哭喊折磨着他的神经,让他几乎想掐断自己的听觉神经。

想要标记。

他看着眼前分泌着甜美的榕树味的腺体。

停下来,这样还可以,可以维持……

我一定是疯了。

他咬下去之前想着。







蚂蚁啃食着自己的身体,脊椎骨传来了令人窒息的甜蜜快感。

却难过地,快要哭出来了。

喉咙嘶哑着呼唤不了那个人的名字,他觉得自己除了喘气也做不到其他的事情了,黑暗中只有不断传来的温度让他感觉还活着,被压住太久的手腕也没了知觉,只有麻痹感从头到尾使他保持清醒。

在做什么啊……现在。










玻璃。

华丽的教堂玻璃碎裂了,糖果一样的色彩到处乱飞,啪叽啪叽地摔在地上,融化成了汁液,湖,海水。

把他们溺死了。






“凑……。”

闭上双眼也是那个人的面孔,静弥又睁开了眼睛。

对不起。

一边无声地道歉一边躲进被子里结茧的蝴蝶,需要自己破茧而出,如果提前打开的话,只会得到丑陋无比的蛹。




提前剪开茧的那把剪刀,现在生锈着腐烂着,插在某个人还在跳动的心跳上,随着脉动而循环。

“抱歉……静弥。”

高潮的时候凑为什么要道歉,到现在也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啊……。





在夏日下的柏油路逐渐融化。









来自作者的逼逼。
想写出那种“脑子一热作出了无法挽回的事”的感觉,应该有好好传达到吧?(指刀片)
虽然说是abo但感觉其实也没怎么运用的设定……。
其实这一篇原本是想“彗星蜜月”的,例如那段薄荷糖浆就是草稿现成拿来改的。嘛虽然都是be……。或者说ne?
总之结束了。第一次写be有点小小的激动呢,前前后后写了一个半小时我好烂。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