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凑向】在夏日蝉叫之间

冬天盖棉被好热。
因为睡不着所以爬起来摸文了,总之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一篇。













竹早静弥是被热醒的。

他模模糊糊地醒过来,感觉到肚子那边被狠狠地压住了,努力地偏头看去,只能看到茂密的黑发头顶。

好热———。

“凑,稍微过去一点啊。”

他试图把 把他当抱枕的竹马推离自己身边一点,但对方睡得死死的,简直像螺旋桨一样紧紧扣在船架上——当然,这个船架是竹早。

试图三次之后他没了力气放弃了。自暴自弃地抱了回去。

小孩子的体温热乎乎的,简直像火炉一样地热,呼吸喷洒在胸口,随着海浪的起伏蒸发,他模模糊糊地又有了困意。

但还是——好热。

我是自动空调吗?

突然脑海里开始遐想了起来,不然的话再怎么也不会抱着一个比自己热的人睡得这么安稳的吧。

但他看了一眼窝在自己怀里的鸣宫凑,感觉这又是可能的。

隔着竹帘传来了夜蝉的叫声,滋滋滋嗡嗡嗡的,听书上说这是在求偶——哇,要是有人这么跟自己表白的话,自己肯定会吓得跑掉的吧。

不过把自己和昆虫比较这点有点太蠢了。

他又看了一眼窝在自己怀里的鸣宫凑,他身上密密麻麻地都是汗,感觉有点像在被蚂蚁啃食——在被鸣宫凑 蚁啃食着。

哇——要被吃掉了啊。

他想着又睡了过去。模模糊糊地感觉像在大海里游荡——不过这片大海真是太热了,应该说在高汤锅里比较融洽的吧?

总之就是又睡着了。

2018-11-26弦音静凑
评论-4 热度-36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