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湊向】夜间垂钓-YOZURINA

皮老板的YOZURINA。好听。(明示安利
感觉很适合所以写了。
OOC。另竹马赛高!!!
如果期中考考了好成绩(指6A2B),就写车。(什么

 

 


[要来我家吗?]

仅仅是因为这句话,竹早就觉得自己的心情泛滥成灾了。

[今天家里晚上打算吃火锅的啦、爸爸就叫你也过来了。]

仿佛是为了辩解什么似的,鸣宫在手机上又发来一段话,竹早想象了一下对面的他气急败坏地敲手机的样子,不由得感觉有点好笑。

[嗯。]

[那就等你过来啦。]

平复了一下心情回复了过去,鸣宫的回复几乎下一秒就回了回来。

跟妈妈说了一声便穿上鞋去了对面,鸣宫开门的时候还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哇、你怎么这么快啊。]

他一边拉开阀门一边问,竹早看到他围裙后面的蝴蝶结系的乱七八糟,看来是听到门铃声就急急忙忙过来了呢——想到这一点竹早就心情愉悦。

[因为有三个月没看到湊做饭了啊,想来看看嘛。]他走上玄关脱鞋时对于自己轻车熟路的动作稍微感到了点震惊,[话说湊,你后面的蝴蝶结系得好难看啊。]

[啊?还不是因为你突然就过来了啊。]湊半用抱怨的语气一边解开了那个蝴蝶结,干脆利落地重新绑了一次。

[哦,静弥,欢迎光临哦。]凑的爸爸正坐在餐桌旁边翻看着自己的工作资料,桌子正中间放着已经放满了水的锅,辅料满满当当地放满了桌子。

[快把工作资料收起来啦。]湊皱着眉头,蹲下身把电源插好。

[啊,糟糕。]湊的爸爸突然想起来什么,双手合十地向湊道歉,[湊,抱歉啊,我忘记买料酒回来了。]

[没关系的,前面有24小时便利店的吧。]竹早说道,他一边站起身一边微笑着对湊伸出手,[一起去吧,湊?]

本来想说“那我过去买”的湊稍微讶异地张着嘴,好像不太明白静弥的提议似的,但他还是握着静弥的手站了起来。

 


现在已经是初冬了,外面的夜晚清清凉凉的,他们两个不得不把手插进口袋里取暖,看着对方。

[湊你像KUMA一样。]静弥笑着说,[把脑袋缩在毛衣里呢。]

[我没想到外面会这么冷啊。]湊往自己的手里呼了口气,[早知道就围条围巾出来了——喂!]

因为自己的脖子上突然碰到了冰冷的肌肤而下意识发出了叫声,湊转头瞪视了把手放在自己脖子上的静弥一眼。

[很冷的啊。]

[抱歉啦。]竹早默默地收回自己的手,[没想到湊这么怕冷呢。]

[才不是怕冷。]湊小声辩解。

之后一路上陷入了沉默,他们一开始良好的开端像是泡沫做的梦一样,破碎之后是恶臭的肥皂味——竹早尝试习惯这种味道,三个月来一直接受着,承受着这股恶心的、粘稠的液体,感受冰凉的黏糊——

习惯不了。

明明是作为挚友——挚友——。

[静弥?]

旁边湊的呼唤猛地把他从泥沼拉了回来,他转头看过去,看见湊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啊。]湊把手里的两瓶料酒举起来——在静弥眼里没有什么差别,[喜欢左边的味道,还是右边的?]

[都可以啦。]

[那就海鲜的。]湊小声说着,一边转过去看说明事项,那种专心致志的样子让静弥有点怀念——整整三个月啊。

因为不想勉强挚友的自己、在夜里独自垂钓。

 

 


[对了。]回去的路上湊突然说道,[最近班级里都在流传的那首歌啊,你听过了吗?]

[嗯。]静弥稍微有点惊讶,在桐先的时候湊从来不和自己说这种话的。

[上次找我借弓道杂志的道山给我听了来着。]湊轻轻说着,[感觉还不错....?]他像是征求意见似的看了过来。

啊啊——只要这双眼睛一直看着自己、自己也就有,继续坚持下去的勇气了。

哪怕、无法收到原谅——。

[是挺不错的啊。]

收到肯定回答的湊仿佛放心了一样转过头去,这种[自己是他信赖的标准]的感觉让竹早觉得自己的心像是氧气被挤在水里一样,膨胀至极,挥发成沫。

 

 


[我们回来了。]

[哦,欢迎回来。]

[啊,爸爸你怎么先开吃了啊。]

[你们两个太慢了啊。]

[真的是......]

 

 

无话可说的湊把料酒放进柜子里,突然感觉自己的腰被人碰了一下。

[湊,把手伸起来一下。]

[?]

乖乖照做的湊感觉自己脖子上套下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

是围裙。

[.....我说,静弥啊。]

[?]

[火锅不用带围裙的啊。]

[那你刚才开门的时候......?]

[那时候在剁鱼啊剁鱼。]

[.......]

沉默良久的静弥。

[嘛,算了。]

[?]

[快点围啊,围裙,我想吃饭啊。]


感觉到自己背后的人楞了一下,他像是在想什么似的感叹了一声。

[围好了。]

[真是的。]

看着旁边盘坐着吃年糕的湊,竹早用力咀嚼着嘴里的芹菜。

好想把这样纯洁无瑕的湊,吞服进肚啊。

 

因为不想勉强挚友的自己,与幻想中的[他]夜间垂钓。

2018-11-25静湊弦音
评论-4 热度-63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