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湊向】在我喜欢的人周围的人们

尝试写all湊!因为想要蹭热度所以每个cptag都有打(不要脸

如果踩到雷的话非常抱歉。

总之是跳槽了。(指翻墙)

OOC注意。部分知识误区注意。文笔幼儿园注意。全体路人视角注意。

另外竹马赛高!说竹马打不过天降的都拖出去打——乌拉——(虽然后期不参加党争(指sei ya)但是竹马真的好棒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请第六集快点出来。我好在意愁总(。







part 1


因为没有生意,所以老板娘很早就把我给赶了出去,真是令人不爽。


手里还提着昨夜喝完剩的威士忌酒瓶,拿去卖的话应该可以拿个10日元.....?或者、50日元之类的。


这么想着想要绕路去废品收费站,于是穿过了这个公园、对面是新修的马路,虽然这么说,但已经车水马龙了。


沿着长长的车队望去,不经意的,看到了他。


随处可见的土地庙面前的饮水处面前蹲着一个穿着运动服的人,按照身材来看,应该是15、16岁的少年。


他正蹲在那里洗脸,嘛,虽然是这么说,但洗的真是超级随便的啊,只不过是水泼在脸上搓了几下而已。


突然汽车嘟嘟嘟的按喇叭声剧烈密集的响了起来,我从阶梯看下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堵了车,急着上班的白领族们一个个探出车窗,急着破口大骂。——我这是站在这里站了多久啊。


我看了一眼腕上的表,还有时间。


那位少年仿佛也被声音吸引到了似的站起了身,这时候我倒是看清了他的脸——是那种讨人喜欢的脸,翠绿的眼眸像是深阔的森林般清澈,没有擦拭的水珠像是朝露顺着发黑光亮的发丝滴落——是讨人喜欢的脸啊。我再次总结道。


但他像是被针轧了一下地抖了一下,顺着他转过去的视线看去,看到了另一个——嗯,应该怎么形容呢,优雅温柔的少年?带着象征知性的黑框眼镜,墨蓝色的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他的右手里还牵着一根遛狗绳——那么大的狗啊,我怀疑它跟《挪威的森林》里面的狗一样,午餐是大口大口的牛肉。


这时候我已经走到阶梯平面了,虽然隔着喇叭声,但意外地我还听得到他们在说什么——这就是所谓的“人只听见人想听的”?


“——给你毛巾。”带着黑框眼镜的少年从口袋里摸出一条深蓝色的毛巾,对面的人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他,但还是接了过去。


“静弥啊。”


“hm?”


“我说啊,能别来堵我吗、我又不是辍学少年。”


被称作为静弥的少年微微一笑,用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回答。


“我只是想和湊一起上学而已嘛,对吧,小熊?”


小熊——也就是那只狗,此时他正趴在地上被湊摸着脑袋,很赞同地汪了一声。


湊似乎是说不过他,闭上了嘴,他偏头看着那只狗。


“小熊,回家了。”他以一种不同于对静弥的、温柔的语气对那只狗说到,狗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汪汪的跑在了前头。


静弥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耸了耸肩,他左手牵上了湊的手,对他笑了一下。


“回家吧?”


说完这句话他就自顾自的拉着湊的手走掉了,湊的脸上布满了不满的神情,但他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话,所以最后只好任凭着静弥牵着他。


——突然电话声响了起来,我打开看了一眼。


糟糕,是老板娘啊。


不知道如果跟她说“因为在看两个人讲话所以迟到了”这种理由会不会被辞退。







part 2


我捏紧了手里的巧克力,等着鸣宫湊同学的到来。


呜呼呼、说出全名了,有点害羞啊。


说真的、和鸣宫同学、跟他一点都不熟,倒不如说,他说不定都不记得我了,但是我还记得、记得他给在迷路中的我指路这件事。


像大海中的灯塔闪耀般的人。


后来稍微跟踪了一下、发现他有参加弓道部的试听会,本来想着去参加然后趁机接近的,没想到了如月七绪——就是那个整天说“咩嗨咩嗨”的——的粉丝竟然一窝蜂地挤在那里,让我根本就进不去。


很不甘心,所以等到了这一天——把自己亲手做的巧克力送给鸣宫同学!


哈、哈.......。有点、太过于兴奋了。


我专心致志地盯着人群,突然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我转过头一看。


是山之内辽平。


我对他印象深刻——至于为什么,是因为当初把鸣宫同学带去试听会的就是他啊——


“你有看到湊吗?”他问道,铜金色的眼睛像犬类一样一闪一闪地盈满了期待。


“不,没有。”我听到了自己结结巴巴的声音,甚至紧张到连解释自己根本不认识“湊”这个人都忘了——在搞什么啊你这家伙!


“啊,不会吧!”山之内却立刻露出了一脸后悔的表情,“真的从后门进来了吗!”


后门——我思考了一会才明白过来——鸣宫同学从后门进来了吗!


“早知道我就先去后门堵着了!”他一边急急忙忙往后门冲去一边又朝我挥了挥手,“thank you啦!”




——

等到看到那个女孩子向后门跑去,山之内辽平才从观赏林后面钻出来,躲在他后面的鸣宫湊舒了口气。


“真是多谢了,辽平。”


“嘛——谢是不用谢啦,但是湊啊,那女孩子这样子放着真的没关系吗?”


面对辽平直白的责问,湊只是叹了口气。


“嘛、以前在桐先的时候,也有遇到这种事情啦.......。那时候都是叫静弥帮我处理的,结果现在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啊。”


“湊喜欢那个女孩子吗?”


“呃!?”湊抬起头来错愕地瞪了他一眼,“怎么可能喜欢啊、连认识都不认识啊?”


“那样子直接拒绝不就好了吗?”


凑一副不愿意多说的表情,抿着嘴皱着眉头。辽平小心翼翼地看了他几眼。


“——总之......先去教室吧。”


正当辽平打算开口讲话的时候,湊却先开口了,他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往前走去。


“——等等,湊!”


慌慌张张地大喊了一声,湊诧异地转过头看着他,但是辽平并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不,是有些不可以说的话。


“没、没什么啦。哈哈。”辽平打着哈哈,“那,下午弓道部见啦。”


“.....下午见。”


急急忙忙脱离了湊的视线,辽平呼了口气。


到底什么时候、怎么样才能让湊知道呢......







part 3


原本我还以为只是电车太挤了,所以没有在意一直在我腰上乱摸的手,但直到他的手摸到我的裙子,即将要伸进去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我这是,遇到电车痴汉了吗!?


就要我转身破口大骂的时候,一只手却突然抓住了我的肩膀,猛地拉了我一下。


是一位有着碧绿眼眸的男生。


他像是第一次看到我似的(虽然的确是这样)打量我几眼,然后用一种奇怪的语调对我说话。


“到站了、樱子,下车吧。”


“诶,诶?”没有理会我小声的质疑,男生把我拉下了车。


“那个......?”我转头看向他,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


“那个大叔。”他小声开口解释说,“站在你后面、呃。”他挠了挠头,像是在寻找词汇。


“啊——谢谢。”我顿时明白了什么意思,但是呢,“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


“胸牌。”他简短的说完,我低头看了一眼,啊,真的诶——胸牌上写着大大的“花田樱子”。


“鸣宫——”突然一个暴躁的声音响了起来,顺着那个声音看去,发现是一个高挑的红发男生,“你这家伙——电车要开了啊!”


“抱歉——”被称为鸣宫的男生对他挥了挥手,转身对我说了声再见,然后急急地向那里跑去。


“搞什么啊你,难得的一次野营——”


“那个女孩子——”


他们仿佛在交谈什么的样子看了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个红发男生猛地瞪了我一眼。


嘛嘛、不管怎么样.....赶紧去学校吧。







part 4


正站在路边等公交车的时候,旁边的一个男子组合吸引了我。


一个是留着奇怪的馏红色的翘头发的男生,目测身高大概有168吧,头上戴着一顶红色的棒球帽(话说那已经是四年前的款式了啊......),手里正拿着一杯青苹果汁,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另一个呢,却是个普普通通的纯净男孩,留着光滑的额头,顶着一头一看就是那种睡不乱的黑发,他右手里也拿着一瓶苹果汁,不过他的左手里提着一袋满满的饮料。


“小雅哥真过分啊——”馏红色头发的男生率先开始抱怨,“竟然让我们跑那么远的地方来买东西。”


“因为如月你迟到了啊。”黑发男生不愿意接他的帐。


“因为女孩子太可爱了所以舍不得走啦——”如月(虽然很不礼貌但为了方便还是以姓称呼吧)原本得意洋洋的脸因为黑发男生的瞪视而闭上了嘴,转而说起了别的事,“湊你真是像一个唠唠叨叨的老妈子似的啊。”


湊皱了皱眉头,好像是觉得如月是在批评他的样子稍微变扭地转过了脸,苹果汁的吸管被他咬得有点变形。


如月对于他说不出话的样子很受用地弯起了嘴,懒洋洋地靠在湊的身上。


怎么感觉、这样子不太好啊.......


我心里暗暗想着。







part 5


在无所事事地磨着咖啡豆的时候,吧台坐下了一位留着蓝色短发的青年。


“来一杯蓝山咖啡。”


旁边的葵应了一声,把甜度还有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都给问了一遍——我对咖啡这种东西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啊。


但是。


“请问您的电话号码——”


“喂。”我忍不住打断她,“这个跟咖啡无关了吧?”


出乎我意料地,她没有一副被戳穿了的害羞感,反而用盘子挡住嘴“噗呲噗呲”地像放屁一样笑了起来,连同那位蓝发客人一起。


“嘛,知道也无所谓啦。”蓝发客人说到,“别看我这样子,我也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哦?”他冲我狡黠地笑了一下。


“而且会来咖啡店的一般都是情侣吧?”葵在旁边调侃了我一句。


“可是......”


“在等人啦。”葵一边忍住笑一边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快——点磨咖啡豆啦!”


在我调好咖啡端给他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风铃的叮咛声,我转头看去——虽然不厚道,但我有点在意这种人的女朋友啊。


但是,是个穿着普通休闲的男孩子。


他气喘吁吁地走进来,看到蓝发客人之后一脸抱歉地向他鞠了一躬,蓝发客人和我都被吓了一跳。


“抱歉,小雅哥.....。”他一边说一边又抬起身子来,“来很久了吗?”


“不,才没来多久。”他说这话时我抬头看了一眼钟表,已经20分钟过去了。“倒是你啊,湊,为什么这么满头大汗的啊?”


“因为不太熟悉这里的地形、结果坐公交坐过了啊......。”男孩子一边坐下一边像是抱怨似的,“想着该不会说是迟到了就赶紧跑过来了——能给我一杯水吗?”最后一句话是对我说的。


没等我伸手,旁边的葵就很积极地倒了杯水递给他,男孩子说了声谢谢,一口气喝下了一大杯之后很满足地眯起了眼,有点像吃饱喝足后趴在阳台上午睡的橘猫。


大概蓝发客人也是这么想的,他伸手摸了一下男孩子的头,男孩子有点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我已经高一了啊,小雅哥。”


“嗯。”


“......高一的话不应该被摸头吧?”


“有这种规定吗?”


蓝发客人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把手收回了桌上,我转头看了一眼葵,她一脸若有所思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我开口道,“请问两位、是什么关系啊?”太八卦了,但我好在意。


感觉到放在桌下的右手的大拇指被葵用力握了一下,这家伙,在good job个什么劲啊。


“是师徒啊,师徒。”蓝发客人说道,拍了一下旁边的男孩子的肩膀,“很难看出来吗?”


“呃......”应该点头吗?在我印象里的师傅的年龄可至少一个要是老爷爷的级别啊......


“请问是在练什么呢?”葵突然发问。


“你们不用去招呼其他客人吗?”蓝发客人却反问过来。


“中午一般没什么人来——”我正打算回答,葵却猛地踩了我一脚,她笑嘻嘻地回答:“您说的也是。”



喝完那杯咖啡之后蓝发客人便和那位男孩子又走了出去,葵一边擦拭吧台一边像是感叹了一样的说。


“振也你真的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啊。”她一边说着一边叹口气,把身子凑过来亲了我的脸颊一下,“不过,就是喜欢这样的你啦。”


我一边红着脸磨咖啡豆一边想,会不会那两个人现在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呢?






part DLC


[静弥——]


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竹早静弥猛地清醒了过来,他在床头摸索出眼镜戴上。


好——困。


原本期望是自己起早了,但看了一眼时钟却是刚刚好,让他连一点多睡的的念头没有。


他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下了床,去洗手间洗脸。


“早上好啊,静弥。”

“早上好。”


路过厨房时跟妈妈打了招呼,爸爸正坐在那里看报纸,桌上放着刚热好的土司。


日常的一天。


但又,不太一样的一天。


竹早看着自己手里的白浊,叹了口气。


打开门的时候KUMA正懒洋洋地趴在狗窝前,在竹早过来倒狗粮的时候拍了拍尾巴以示欢迎。


“湊已经走了啊......。”


狗尾巴拍了一下。


到学校的时候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看着什么——他看过这本笔记好多次了。竹早说了句“早上好”,他吓了一跳地把那本笔记收了起来。


“......早上好。”他回答道。


面对鸣宫不热情的回应竹早早就习惯了——大概会一直持续下去吧,这样也无所谓,只要我能一直待在他的身边——本来是抱着这种心态的,但那本笔记让他新生焦虑——不,不对。


是那个人。


是那个人让他感到不安、烦躁。


——会把湊给夺走的、那位教练。


不允许。


无论心里是怎么样暗流汹涌,脸上却总是平如春水的竹早静弥。


今天也在努力平A泷川雅贵。




评论(17)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