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伊】瓦尔加斯家的生活(2)

前面走这个: 1

说实话,已经有点忘了......

不过想起来的话,就继续写下去吧。

不要问我文笔经历了什么.....可能是月影古董看多了,不过,古先生(古崎先生?全名是古崎泉的来着)的文笔真的很棒,又干净又让人看得很明白的,想要成为那样的作家。

我觉得我写的所有玩意都是擦边球,因为我实在是写不出来费里的受性.....(绝望蹲





罗维诺半夜被沙发咯得疼,又爬了起来,费里西安诺给他盖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给踢掉了,可怜兮兮地躺在木板上。

感情这些家伙是躲在房间里半天都没出来,简直过得比米虫*还米虫,要不然就是没良心的很,看到他被子掉了也不打算给他盖一下。

他抬头看了看表,才半夜12点多,嘴巴里干燥的很,便又心情郁闷地去厨房倒了杯水,半夜为了节电他们家的电是断着的(不这样做的话费里西安诺就会半夜趁他睡着的时候打电玩打到第二天凌晨,然后顶着黑眼圈在上课的时候睡觉),导致电温瓶里的水的热气已经荡然无存,只剩的冰冰凉凉的,让人有种喝下去会拉肚子的感觉。

不过罗维诺也只是瞪了一会无辜的电温瓶,然后毫不在意地喝了起来,他一边喝一边想明天阿尔弗雷德给他安排的“相亲”该怎么推掉——虽然那个美国小伙八成是闹着玩的,但万一是真的的话对方姑娘岂不是很可怜?

哎呀,真是好生纠结。

罗维诺忍不住皱起好看的眉毛,露出一副很凶的神情。

喝完水他正准备爬回二楼自己的房间的时候,他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

很轻,但罗维诺一下子警惕了起来,他摸索着放在厨房的水果刀,然后往大门那里缓缓靠近,最后停在了转角。

大门那里很安静,但过了一会就响起了淅淅索索的声音,好像是在摸索什么。

是小偷吗?罗维诺突然闪过这样的想法,但很快就又被他否决掉了,大门那边设了门禁,只有他和费里西安诺有通行证......

罗维诺额角瞬间暴起一个青筋,除了他刚才想的想法,还有一个原因。

“Ve......灯关着呢,哥哥他们应该睡了吧?小菊和路德也快回去吧?已经很晚了。”

不偏不齐的,费里西安诺的声音就在黑暗中响了起来,罗维诺忍住现在跳出去暴打他的冲动,在心里暗骂一声“你也知道现在很晚哈”,接着开始思考那个“小菊”和“路德”是谁。

按目前的情况来看,费里西安诺很明显是下午跑出去玩了,玩到现在才回来......半夜能跑出去跟他鬼混的,要么是狐朋狗友,要么就是狐朋狗友。

所以正确答案是,“小菊”和“路德”是费里西安诺的狐朋狗友!(什么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先回去了,半夜拉你出来真是不好意思。”

突然黑暗中又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听起来稳重的多,还很中规中矩,不过有点翘舌,应该是德/国那个地方的,一听就是那种三好学生。(不过在罗维诺的想象里,就是衣冠禽兽。)

“ve~其实也没关系啦,毕竟文化祭是很重要的活动吧?作为新闻部的一位,这是我应该做的。”

费里西安诺回答了之后又低声说了一句再见,最后是另一个听起来很年轻的声音也回答了一句明天学校见,然后就是费里西安诺穿着拖鞋走过来的声音。

罗维诺看着那根弧形呆毛(的主人)在看到他之后明显的一颤,脸上的凶狠有点维持不住。

妈耶,以前怎么没注意到这玩意这么好玩。罗维诺看着那根呆毛猛地萎下去,心里感叹了一声。

“哥哥....怎么会在这里?”

面对费里西安诺疑惑的提问,罗维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当做回答,他把注意力从那根毛上转移下来,看到了费里西安诺一脸惊恐的神色。

那是一种小孩做错事极力隐瞒、却最终还是被大人发现,即将要挨骂的可怜神情。

我的脸有这么恐怖吗?罗维诺在心里咂咂嘴,转身走回厨房去,既然是为了学校的文化祭,那就放过他一次咯......想当初为了高中的文化祭,罗维诺也曾经从安东尼奥家半夜溜出去过,不过那个人太好脾气,导致他没怎么挨骂就是了。

虽然罗维诺走得很是莫名其妙,但费里西安诺很庆幸头次离家没有挨骂,于是飞快地跑回楼上了,一副不愿意再跟他纠结的样子。

.................

.........

罗维诺是被闹钟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抓起桌子上依旧在闹腾的闹钟,看了一眼。

早上10点。

他把闹钟关了之后放了回去,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设这个点的闹钟。

于是他思考.....思考.....最后想起了阿尔给他安排的那次“相亲”。

昨天罗维诺半夜爬起来之后其实是没有心情继续睡下去的,于是他坐在桌子前开始思考某些事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罗维诺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睡了那么久竟然还能睡,总之他现在换上了衣服,下楼去吃早饭。

今天是星期天,眼下这家四口是都不需要去“工作”的,不过费里西安诺需要去图书馆打义务工,所以早早地就出门了,而罗维诺也因为那件事要出门。

餐桌上是已经烤了有段时间的吐司,罗维诺随手抓起桌上的美乃滋胡乱一挤,然后吃了下去,在急匆匆地喝了杯牛奶,就当做是早饭了。

临走前他又看了一眼弗拉维奥和卢西安诺,那两人坐在电视前的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上的电视剧——明明是晚上的八点半肥皂剧,现在却奇迹般地呈现在早晨。

随便他们吧,罗维诺深吸一口气,然后顺着阿尔弗雷德给他的地址去见那位“小姐”。

 

 

*米虫的意思其实就是宅在家里的无业青年啦.....应该是这个意思。

看到双引号了吗?你们懂得我的意思吧.jpg

码字的时候一贯把呆毛打成吊毛.....

卢西安诺和弗拉维奥当然不是什么好人,蛤。

以及下一篇有点味音痴亲情向,请注意避雷。

 

评论-7 热度-38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