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伊】柏拉图式星期天

原本想写恋爱故事,但是写偏了。

想写出作为国/家的辛苦感。

背景前提是异色常色好好相处。

巨OOC,文笔幼儿园。

所以说根本一点都不柏拉图嘛。

 

 

 

[今天出去走走吧。]

因为这句话,坐在桌前埋在文件堆里的费里西安诺抬起身子来,转过头皱着眉头捎带疑惑地看了他一会,那样子仿佛在说“还有这么多文件要看啊”,但卢西安诺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在他面前,就等着他去站起来点头。

[好吧。]于是他这么说了,把手里的钢笔盖上了盖子。

 

现在是夏转秋的下午,温凉的风吹过街道,把商店街上挂着的彩旗吹得哗啦哗啦响,人们才刚睡午觉起来,一个个打着哈欠把店门卷帘给拉起来,小孩子在人群间穿来穿去,手里还拿着父母刚买的蓬松棉花糖,被撞到的人偶尔骂一声,然后就急急忙忙去做自己的事情。这种轻松的日子突然冒出两个穿着正经衣服的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也没有人在旁边小声地说三道四。

 

[要去哪里吗?]费里西安诺偏头问他,卢西安诺认真想了一会,然后摇头。

[那就去海边吧。]于是费里西安诺这么说,[很久没去了。]

 

他们去商店里租了辆自行车,往海滨街道骑了过去,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去,偶尔回头可以看见自己和自行车连起来的长长的影子,温暖的阳光把树叶边染成了金黄色,卢西安诺蹬着自行车,看着旁边的街道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仿佛是在嘲笑谁一样,树上的蝉发出刺耳的叫声。都这种时候了还没死光啊。卢西安诺有点惊讶地想着。

 

[累了吗?]

[没有。]

背后稍微一沉,卢西安诺偏眼去看背后的人,发现他歪着靠在他身上,闭着眼睛仿佛要睡过去。

[昨天、稍微睡得有点晚。]他嘟囔似的说了一句,然后睁开了眼睛。[卢西真好啊,不用改一大堆文件、不用被上司说教。]

[那边的上司的话听了只会让国家灭亡而已。]卢西安诺回答。[文件还是要改的。]

沉默了一会。

[今天要回去了吗?]费里西安诺小声问道。

[嗯。]

[不回去的话国家会灭亡吗?]

[会的吧。]

[国家好辛苦啊。]费里西安诺又闭上了眼睛,但过了一会又睁开了。[爷爷就是这样、辛苦地过下去、然后消失的吧。]

[我不知道。]

[他也是、这么辛苦地为了荣誉战斗、然后默默消失了啊.....]费里西安诺像是叹息似的,然后抬起了身子,[我想骑自行车了。]

 

于是卢西安诺骑到了街道边,然后下来,然后再坐到后座去。

 

仿佛互相都累了一样,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讲话,就这么到了海边去,把自行车扔在了沙滩边上的街道,两个人脱了鞋赤着脚走了上去。

 

[这样不太好吧。]费里西安诺说。

[去他妈的自行车。]卢西安诺却这么大喊道,风把他的话吹得支离破碎,模模糊糊地刮进了海里。

 

海边人不是很多,旁边有小孩子丢掉的铲子,他们一屁股坐了下去,想试着堆那种很宏伟的沙堡,但堆起来一半之后就没了力气,坐在那里,偶尔摸摸自己被沙子盖下去的脚。

 

太阳在海平面留下橙色的余晖,金色的斑斓起起伏伏,他们走到海岸线边,蹲下身子来抚摸清凉的水,细浪偶尔拍打一下他们的脚腕,把黏在上面的沙子洗刷干净。

 

[要回去了吗?]

[再呆一会吧。]

 

他们互相问答了一下,然后便站了起来,无所事事地沿着海岸走。

 

太阳拖着他的影子,外套已经被脱掉拿在手上,光着的脚一深一浅地埋在沙子里,抬起的时候沙子像贝壳一样细碎地黏在上面,他在漫不经心地想着什么,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但卢西安诺只觉得无聊,无聊得快死掉了,明明马上要回到更无聊枯燥的世界去,但还是觉得有讨厌的蝉叫的世界更好一点。

 

[费里西。]卢西安诺站住了脚,[要接吻吗?]

 

像一开始那样,费里西安诺转过身用皱着眉头的疑惑表情看着他,但卢西安诺的红色眼珠发暗认真地盯着他。

 

[哦。]他只好也应了一声。

 

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他们大概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对方的嘴唇,然后互相拥抱了一下,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想要更加深入]的想法,大概是因为对彼此太过了解了,反而什么都不想做了。

 

[好像很好的样子。]费里西安诺轻轻笑着,然后别过眼去。

 

他们找了个不会被太阳晒到的地方坐了下去,就那么坐着看着太阳的余晖消失,恢复寂静,看着繁星升起,看到远处的码头传来船的轰鸣声,街道的路灯亮起,海岸变成银色,直到周围一丝声音都没有了,只剩下偶尔的风的低吟。

 

[我要回去了。]

没有回应。

卢西安诺偏头看过去,发现费里西安诺半张脸脸埋在膝盖里,背有规律的起伏着,一点表情都没有。

卢西安诺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连沙滩上的服务座椅都收了起来,只有天上的弯月好像在偷窥一样地躲在云的后面。

[不要偷看啊。]卢西安诺想着,把脸凑得离费里西安诺近了些。

其实只是在额头上偷亲了一下而已,因为一个下午都没有喝水,所以嘴唇实在是有些干燥,卢西安诺舔了舔,然后小心翼翼地又抹了一下,才悄悄地碰了上去。

 

[明明之前没有那么害羞的。]他有点懊恼地想。

评论-1 热度-17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