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all伊】瓦尔加斯家的生活(1)

  • 废话


很久之前的......不知道有没有发过。之前的黑历史已经羞耻地自已都不愿意翻了(捂脸

罗维诺可以说是极度OOC了......我不管我喜欢这样的罗维诺,虽然很小人得志!(喂

既然现实中没有哥哥的样子,至少同人文可以......算了不存在的。

其实主要是南北伊+黑白伊,最后塞一点弗拉维奥x费里西安诺(......,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后面这一对呢。当然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南北伊了。黑白伊处于第二。(笑


唔,每篇的tag根据cp的出场来打,(但是all伊应该是每次都打......汗颜)所以不用担心吃到讨厌或者雷的cp......吧!以后可能还会有冷战和DOVER什么的~还有耀ALL!(想不到吧.jpg







  • 正文


“ve......我觉得我不能应付他们。”费里西安诺紧紧地抓着门栏,死活不愿意出家门,罗维诺干脆把他像拎小奶猫扔进了车里,然后反手关了车门。


“哥哥......”罗维诺理都不理他,脚一蹬油门车子就飞得老远,费里西安诺知道自己没机会再回去他的家,钻进他温暖的被窝了,但他还是选择缩在后座跟他哥哥怄气。


罗维诺从后视镜看到自家弟弟说好听点是小孩子气说难听点就是智障一样的行为,打心里为他捏了把汗,老天,这家伙真的是大二的学生吗?他真的是一个黑手党家族的继承人吗,他该不会有个假弟弟吧?


“你就这么怕?”他感觉到靠垫后面的重力,叹了口气。


“ve.....我不喜欢应付陌生人。”费里西安诺偏了偏头,“今天我们去接的那两个人,唔,是谁来着?”


“卢西安诺和弗拉维奥。”


“对。就是他们。”费里西安诺夸张地叹了口气,“爷爷说他们是我们的远方亲戚,可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那我倒觉得没什么好怕的。”


“万一他们是回来抢财产的呢?”费里西安诺趴到他肩头上,罗维诺被他头上那根呆毛蹭的痒,又把他给按了回去,不过费里西安诺还是叨叨不绝地说着他奇怪的猜测,“万一他是想把凯撒爷爷给毒死呢?或者其实他们是外星人,想把我们地球人给抓去研究.....”末尾他哭腔都出来了,“那样的话我们都会死的!”


“那样的话。”罗维诺眼盯着前面,脸却红了起来,“你就躲在我身后吧,本大爷会保护你的。”


费里西安诺呆了一下,然后又嬉皮笑脸的:“呐呐,哥哥,刚才的话是告白吗?”


“吵死了!才不是呢混蛋!”


“可是刚才的话对女孩子说的话不就是告白了吗?这可是小时候你教我的。”


妈的,这一副委屈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你是女孩子吗?”


“唔,好像很有道理。”


罗维诺拉了一下刹车,顺便拉上了费里西安诺还想说话的嘴,“到了,下车。”


那个地方是一家咖啡厅,门牌是棕色的,周围用金色的边给框了起来,上面大大的花体字写着‘Francis's love cabin’(弗兰西斯的爱情小屋),一看就是什么情侣圣地,真怀疑他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大概费里西安诺也是这么想的,他扭捏地站在门口不愿意进来,罗维诺只当他是怕了,虽然他也有点怕,不明不白的。

他走进店里,里头正放着一首歌,平缓轻柔的那种,听起来真是令人放松。


“哎呀,这不是罗维诺吗!”他身后突然被人大力拍了一下,差点没把他整个人给拍下去一节,他呲着牙转过去看,那个人嬉皮笑脸的。


这个金发蓝眼戴眼镜的是他的大学同学,名字贼长,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把他的名字看成了阿尔弗雷德FUCK琼斯,当时班上也有个姓琼斯的女孩子,还以为这货是个臭流氓,抱着英雄救美的心情和这人打了一架,最后两人都被关进了派出所好几天,成了同穿一条裤裆的好兄弟。谁知道这货最后就死皮赖脸地赖着他了,不过因为力气大人聪明还长得帅,也什么都会干,罗维诺只当多了个小弟(虽然事实并不是这样子※),倒也乐呵乐呵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没好气的问回去,他明明记得这人是要去应聘他的新工作的。


“如你所见,本HERO不是在工作吗!”阿尔弗雷德说完自己原地哈哈大笑起来,旁边的姑娘咳嗽了一声,他才停下来,罗维诺这时候才发现他穿着西装,手里还拿着托盘,倒是打扮得挺人模狗样的。


“哈,你小子倒是长见识了。”罗维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想起来以前这个美国小伙子做披萨工的时候,送披萨结果半路自己吃了的事,“你不会又在半路把托盘给吃了吧?”


“Of course not!”阿尔弗雷德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I won't do it again!”


“话说罗维诺你为什么来这里?”


悄咪咪地说,打枪地不要。罗维诺打了个手势,阿尔弗雷德神神秘秘地凑过来;“What,找女朋友来啦?”


“去你妈的。”罗维诺骂了他一句,“我来找我的远方亲戚的。”


“Oh,my God!”阿尔弗雷德一脸震惊,“你要日耳曼骨科?”


罗维诺忍着怒气跟他说了事情的缘由,他拼命地点头,最后说他可以帮罗维诺找,叫他先在这等着。


罗维诺觉得这个大学开始就整天整他的人绝对没安心,果不其然,过了几秒之后,咖啡厅的广播就响了;“咳咳,ha。请罗维诺·瓦尔加斯的远方亲戚快点到前台来,您的老丈母正在那里等着你~”


这个龟孙子!看到周围的视线都注意过来了,罗维诺脸都红了,不知道是被阿尔弗雷德的蠢举动给气的还是因为害羞,反正他觉得他的脑袋要炸了,像是当初的美/国投日/本的原子弹炸的是他的脑子而不是广/岛一样。


不过好在根本没有人过来,或许那两个人听出来了这是个玩笑,罗维诺呼了一口气,撸起袖子准备跑去后台去把阿尔弗雷德揍一顿。


“请问......你是罗维诺·瓦尔加斯吗?”


突然有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他转过去一看,是个带着骚粉眼镜的金发小哥,见他点了点头,金发小哥低声骂了一句什么,然后又撩了一下头发;“呃,那个,我是弗拉维奥·瓦尔加斯。”他透过粉红色的墨镜(?看着惊讶的罗维诺,“你的远方亲戚。”


罗维诺没说话,他想到了刚才的广播。内心像是被喂了腐烂的番茄。


弗拉维奥果然问到了;“刚才的那个广播......?”


“那是......我一个大学同学......”


“啊,是吗......”弗拉维奥挑了挑眉,“恕我直言......就你一个人吗?”


他提到这个罗维诺才想起来费里西安诺还在外头等着,于是摇了摇头;“不,我弟他等在外面。”


“不,我不是指那个......”


“?”


“我是说.....女朋友。”弗拉维奥笑了笑,看着脸又突然红起来的罗维诺,“你该不会......”


“啰、啰嗦!”罗维诺差点就像当时打阿尔弗雷德那样朝这个远方亲戚扇一巴掌过去了,女朋友可一直是他的软肋,一个28岁的大男人了,却还是个处男!


“哈哈。”弗拉维奥轻笑了两声,飞快的转移了话题,“唔,不如现在就走吧?毕竟住的用品还要买呢。”


虽然他说的话令人好气,但好像又好有道理的样子。


罗维诺看着已经向门口走去的弗拉维奥,快步跟了上去。


他一出来就看到费里西安诺蹲在地上跟一条狗深情对视,狗汪一声,他也跟着汪一声,还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简直像是天生伴侣。


如果不是物种不同的,而且那个人还是他的蠢弟弟的话。


“苟互跪,互相汪。”他身后突然又传来一个声音,是个带着贝雷帽的红眼睛男孩,看起来跟费里西安诺差不多大的样子——但是为什么别人就看起来那么聪明呢。

“啊哈!卢西安诺,解手解得还好吗?”弗拉维奥笑了一下,被他喊的人笑眯眯地瞪着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我弟弟卢西安诺——恩,你知道的。”弗拉维奥朝罗维诺挤挤眼睛。


不,我不知道。罗维诺默默地想。


“呜哇!哥哥!”费里西安诺终于发现有三个人一直在盯着他,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发,“呃......这两位是?”


“弗拉维奥和卢西安诺。”罗维诺把他给拉了起来,“远方亲戚,这段时间他们得住我们那。”


费里西安诺听得一愣一愣的,他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两个人。


“走走走,上车上车。”罗维诺把他赶到了副驾驶座去,这个小屁孩还想翻到后座去拿他的胖达,不过他被后面钻进来的两位给吓了回来。


开车的时候他们四个都没说话,只有车载广播的音乐一直响个不停,中间插穿的广告还有奇怪的ass♂ we♂ can,吓得罗维诺立马就把它给关了,这不关不要紧,一关空气满满的都是尴尬。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不过好在很快他们的宅子就到了,费里西安诺蹦跶着下车去开门,还不小心踢翻了门口的盆栽,不过他没注意到。

“小混蛋,门口的花盆!”他摇下车窗喊了一句,费里西安诺ve了一声,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等费里西安诺把门打开后后面的两人也下去了,他也去把车停了车库,顺便去摆门口的花盆——费里西安诺果然没听到。


进门的时候下意识打了个哈欠,接个人把他累了个半死,下次再见到阿尔弗雷德先揍一顿再说。


电话铃声正好响了,他接起来一听,正好是阿尔弗雷德打来的;“罗维诺,日耳曼骨科进行的怎么样?”


“我可去你的了。”罗维诺困得直接瘫在了沙发上,为了这两个远方亲戚他起的一大早导致他没什么心情骂回去,“有屁快放,老子还要睡觉。”


“等等。”那头传来了翻笔记本的声音,“你不是在愁没有女朋友嘛,今天本HERO帮你找到了一个哦!”说完还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黄鼠狼给鸡拜年?”罗维诺权当他在放狗屁,“刚才在咖啡厅的时候你做的事我可没忘。”


“所以我这不是来将功抵过了嘛。”阿尔弗雷德的说的跟真的似得,他没等罗维诺说话,直接把地址和姑娘的长相还有见面的日期告诉他就啪叽挂掉了电话,剩下罗维诺盯着绿色的手机页面发呆。


“哥哥!要睡觉去房间睡啦!”半梦半醒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费里西安诺的喊声,但他没理他,翻了个身继续睡。


在他快要又睡着的时候感觉有件毯子盖到了他身上,还有费里西安诺小声的埋怨声。


好吧,都有个弟弟了还要什么女朋友呢?


个屁。罗维诺在心里打了自己一巴掌。






  • 废话


※这里做个声明......在第二卷的漫画中,罗维诺作为当初南/意/大/利的人民去美/国打工的代表(?),却怀着一种把阿尔当做自己小弟的心理......哪有老大会被迫给自己小弟扫地的啦!快点看清现实!真是看的有点气愤。但是看到后面又感觉罗维诺真是可怜啊......“我那个笨蛋弟弟什么都做得来,虽然被强行统一了,但是那个家果然还是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吧”这种什么的.......“果然与其去找那个笨蛋弟弟,还不如来找你这个美国佬!“结果根本没有去找过费里嘛......虽然费里也很没用......顺便一提,第二季的有一部中有费里打仗的画面.......!真是帅惨了呜呜呜呜请让我舔他的呆毛!真的好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