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清稿

早上8:00。


金起了床,拖着因为冷还没有脱下的袜子——至于为什么用拖,因为他半夜睡觉打滚,导致袜子只有一半套在他的脚丫上,另一半凄惨无比地被碾压在地上。


恩?大夏天怎么会冷?难道你忘了空调吗?


迷糊着眼睛路过客厅走到厕所,途中打了个小小的哈欠,阳台的仙人掌小小的,上头还开了一朵小小的黄花,从它挺立着的刺上可以看出主人很照料它。


“早上好!”金弯下腰来对它打了个招呼,洗脸的同时给它浇了点水。


橘子味的牙膏安静的放在白色的圆杯子里,直到金跟那边的小仙人掌唠叨叨完了来刷牙,它才被拿了起来,领口挤出点白色的混着橘色的膏状物,然后又被放到了洗漱台上,金照着贴在镜子前的刷牙六步法认认真真地刷完了牙,把杯子也认真地洗了一遍之后,牙膏才被“物归原主”。


“要保持干净呀金!”金印象里秋总是这么说,“不然邪恶的G会跑进来的!”


小小的金不懂G是什么,于是他跑去敲隔壁邻居的门。


“格瑞哥哥,G是什么啊?”


在他印象里无所不能的男孩沉默了半响,把电脑里正在播的《齐木●雄的灾难》推给他看。


“应该是......蟑螂吧。”


于是金现在觉得最可怕的东西就是蟑螂了,毕竟那可是连他姐姐都害怕的东西!


刷完牙洗了把脸,金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麻溜地把袜子脱下来扔进了洗衣筐,猛地想起自己的衣服还没收,赶紧把袜子又拿出来,两手提着洗衣筐飞奔到阳台,把衣服收了进来。


至于为什么那么急——没有理由,金做事总是很麻利的,没有半点拖沓,好像后面有人在拿着鞭子敲他屁股一样。


等到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金才去吃他的早餐——一杯新鲜的牛奶,和两片抹了巧克力炼奶的吐司,有时候太饿,可能会吃上三片左右。


牛奶是一个不知名的牌子,每天由一个送奶工在六点左右的时间准时放到门口的牛奶箱里,有一次金熬夜直播,直播完出来刚好逮着他了——真正意义上的逮,因为金那时候以为这个五好青年是个贼,打开门给了他一棍,最后的结局是这位叫紫堂幻的送奶工拿了金家里珍藏的彩虹炼奶以及金愧疚的道歉之后,反而比金更慌乱地一个劲说对不起。


“因为是我害的你以为家里有贼嘛......”紫堂幻一边说一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殊不知金对他的好感度瞬间UP。


金就是这样的。


吃完早餐就开始了工作,一般来说都是早上录实况下午直播的,不过今天做了一下调整。


“大家好呀我是金——”


金稍微调整了一下电脑前的摄像头,看着观看人数瞬间蹦到了3000人,忍不住有点自豪地笑了一下,笑地标准的八颗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来了!}

{为了金特地起了个大早哦——}

{今天笑起来也很好看呢!为金宝贝er打call!}


金一边翻游戏库一边悄悄地关注着弹幕,却不知道他的小眼神被摄像头拍的一清二楚,手机前的迷妹们手都要拿不稳爪机了,嗷叫之后幸福地躺在了地上。还不忘发个弹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金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反复跳楼光速去世!}

{前面的这样的话你得死几次啦哈哈哈哈哈哈不过真的很可爱啊啊啊啊医疗兵快来救我——}

{不好了!医疗兵也被金的可爱可爱到阵亡了!}

{怎么可以说可爱呢前面的!!金不是最喜欢别人说他帅气了吗!金宝贝你最帅啦!!小眼神斜过来真迷人呜呜呜}


金无奈地笑了笑,这样争论他到底是帅还是可爱的发言每次都有,一开始不满地抱怨几声——其实超开心的,到最后随着她们去吵了,他不再理会,翻着游戏库里满目琳琅的游戏,最后目光锁定在一个单机游戏上。


凹凸世界。


这是一个发布了有一段时间的游戏,不过广受某站UP主的“好评”,像是烈斩(这是金崇拜的主播)、雷神之锤(这个也是深受金崇拜的主播)还有鬼狐冲天(这个是专栏分析大神,也深受金崇拜)之类的大神都很喜欢这款游戏。


在金定在那里没有动之后,大家就明白金要选这个游戏了,一个个都满心期待着。


这个游戏当初年底开放预约,然而到了第二年年底才出来,搞得不少玩家中途退席,然而却又靠着超高的游戏质量成功地拉回了比之前更高的用户,可以说是业界传奇。


“行吧,这次我们来看看这个。”金按了进去,恰好听到了隔壁神近耀开门的声音了,“耀——吃的在柜子里自己拿哦。”他朝门口喊了一声,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到。


{金宝竟然在跟别人同居的吗!呜呜呜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这个叫耀的人是谁啊......感觉关系很好的样子,嫉妒使我三角函数!}

{前面的关系不好怎么会同居啦,说不定是兄弟姐妹什么的?就算是这样嫉妒使我基督山伯爵!※}


“耀是我的好朋友啦。”金多少有点哭笑不得,”唔,因为工作的原因暂时来我家住一阵子而已。“


于是弹幕又飘过一群@xxx你看看别人的朋友这样的字眼,金点开来游戏,画面配置不得不说真是挺好的,就是主角的形象有点奇怪(手里拿着一个像是箭头一样的东西,如果金一直禁止不动的话,他还会摆出一种别人在拍照一般的POSE),不过也无所谓。


凹凸世界仅仅是简单的放置类游戏,所以这种东西很容易消耗耐心,金录一段时间把前边能玩的都尽量玩了一遍,之后表示自己会剪辑录成实况便停止了直播。

金伸了个懒腰便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神近耀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左手拿着一张报纸,右手拿着牛角包在那里吃着。


金好奇地瞅了瞅上面的头条:云北省挖出千古罐子,内部似有两半坡陶的痕迹,然后旁边是一种罐子的照片。


金知道神近耀在他附近的大学做历史教授,所以也没怎么多想,他坐下来之后也拿了个牛角包吃了起来。


“说起来这个罐子让我想起来一个人啊。”金突然想起来说,“我家附近的菜市场有个人在卖老坛酸菜牛肉......啊,不对,是老坛酸菜狗肉的人,他用来腌酸菜的罐子跟这个罐子长得差不多。”


神近耀的眼神迸发出一道光来。


“但是一看就不是古董。”金拍了拍他的肩,表示让神近耀不要去打扰人家的菜市场生活。


神近耀眼里的光跟河豚一样消了下去。


 






※基督山伯爵来自我某个朋友的梗,大概就是伯爵生气地在麦垛里打滚什么的hhhh


 







 


 

评论-3 热度-19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