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测是主耀瑞金的修罗场的all金】不会取标题所以就算了吧。

可能是复健,也可能不是。言外之意就是可能会坑啦。

手机被扔了,所以之前坑的稿子全没了......哭。

虽然也没填多少就是了

OOC预警依旧,太久没写我手生的跟腌萝卜似的......

困得半死,如果有BUG欢迎提出。

强烈安利今日的猫松小姐这套书......!真是太可爱了。


是夜。


戴着金色围巾的身影小心地绕开了酒吧门口那群喧闹的警察,顺便在溜上吧台椅之前朝那群交头接耳的背影恶劣地做了一个鬼脸,在吧台里的调酒师朝他眨眨眼睛,示意他到这里来坐着,等他坐稳后便给他递了一杯清澈的芒果汁。


“喂,凯莉。”金微微弯了下腰,然后像一只在伸懒腰的猫一样趴在了桌子上,他眯着眼睛看着那杯芒果汁,不满的叫了一声调酒师的名字。


“小孩子不能喝酒。”凯莉理都不理他,显然这种撒娇对她一点用都没有,金哼唧了一声,”你不也是小孩子嘛?“


“但我是有营业执照的调酒师啊。”凯莉不以为然,她探头探脑地看着后面那群吵得唾沫纷飞的警察们,一面从吧台后面走了出来,坐在金的旁边:“这群家伙在这里调查三天了都没调查出什么东西来......还整天围在这里,搞得我生意都不好做了。”她是这么说的,脸上却一点为经济情况担心地表情都没有,她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人,“你干的?”


金仔细想了一下,便把怀里捂着的东西得意洋洋地展现在凯莉面前。


那是一颗宝石,很大一颗,像伯尼湾海上的月亮一样,在吧台那盏温暖的台灯的照耀下显示出一片如梦似幻的光彩,金得意洋洋地晃起了腿,凯莉却只是嗤笑了一声,手蹭了一下金的鼻子。


“你把这个偷过来做什么?”凯莉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但她乐意在自己无所事事的时候找点乐子来。


金回头看了看那群还在门口交谈的警察,小心翼翼地把宝石收了回去,等确定那颗磕人的石头在他的围巾里躺的稳稳当当地了,他才捏着鼻子凑到凯莉的耳边说:“耀又病了。”他说话间难过地低下头来,“病得比上次还重。”


凯莉点了点头,为自己帮不上这对朋友的忙而感到一点儿内疚,不过也只有一点儿,她看着金把那杯芒果汁喝完,又给他倒了一杯。


金喝完后咂咂嘴,一副回味的样子,只有这时候才能看出来他是个孩子,而不是一个老横千秋的怪盗——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结局,我的意思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着这个可爱的孩子重新走上他姐的路。


秋是金的姐姐,她的职业生涯大半都给了怪盗,她其实什么都做得来,送奶员,财务管理经理,说不定跑去大城市当总裁都可以,但他的生活都给了怪盗,连生命也是。


秋的失踪对金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影响,除了金之外,他们家里还有两个捡来的孤儿,虽然都比金大,但都有一点缺陷——神近耀不会说话,格瑞是个瞎子,说难听点就是残疾人了。


但他两比起金来说总更看得懂事理,加上本身就敏感多疑的性格,很快就明白没有经济来源的生活是过不下去的,于是两人便辍了学,去街上做些卖小玩意的生意来获取一些微不足道、却足够让他们活下去的钱,当然,是瞒着金去干的。


不过并没能瞒多久,很快神近耀就因为不明原因病倒了,一天到晚只能蜷缩在床上,看着窗边的阳光日复一日地出现,又一分一秒地消失,金知道这件事很生气,表示如果这两个人再做这种事情他宁愿饿死在大街上——即使这样他还是知道了金为了他的身体而经常去偷些药来,即使那些药没有用,他也会顺着金的话把那些难喝的苦汁喝下去,装出一副要好的样子。


之后金便和格瑞出去做一些工作补贴一些家用,他们三就这么互相扶持地生活了下去,直到金把那颗宝石拿了回来,宣布他们要离开这里之后,他们的生活就开始真正意义上地发生了变化。


亦或者是,新生活的开端。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