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憧憬未莱 的200fo贺文,呕心吐血终于写出来了_(:з」∠)_
是卡雷,请注意避雷。
OOC严重,完全把两人的关系理解成律茂那种了:。(
想看就看吧………感觉会掉fo。
是日常。




【1】

卡米尔从放学路上回家的时候,碰巧看到了一只猫。

那只猫是黑的,孤傲地立在垃圾桶上,紫色的眼瞳看着斜落的夕阳,然后张大嘴——打了个哈欠,用脚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虱子,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过了会便从垃圾桶上跳了下来,看起来软绵绵的肉垫踩在地上,轻盈地带起了一点尘土。

于是它终于注意到了站在巷子口目不转睛地盯了它盯许久的卡米尔。

它歪了歪头,紫色的眼瞳微微眯了起来,一副迷茫的样子,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噜的不妙的声音(一般猫发出这种声音就是表示自己生气了吧。卡米尔想。)但过了一会它便转身——小腿快速地摆动了起来,越过地上行人乱扔的垃圾,飞也似拐过拐角跑掉了。

卡米尔在原地站了一会,便也转身向着家的方向走了回去。

【2】
客厅没有开灯,卡米尔摸着玄关的墙摸了一会便找到了开关,啪地一声按了下去,客厅便亮了起来,照亮了不大的空间。

雷狮的房门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是关得紧紧的,现在它就掩虚在那里,不大的门缝中流出一点暖黄色的灯光,像一汪水积在雷狮的房门口,与客厅的白炽灯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证明雷狮起来过。卡米尔把手里的菜放下,换了鞋子之后又提着菜去了厨房,看到冰箱里的咖喱没了,和洗碗槽里多出来的碗筷叹了口气。

雷狮的学历只到了高中毕业,当然不是因为他成绩不好,相反他成绩好得很。不过就像现在的某猩猩主播一样,认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才是最好的,便把某名牌大学的录取信扔进了垃圾桶,走上了游戏主播的道路。

煮完饭又把第二天的饭菜放进冰箱里之后,雷狮刚好结束了今天的直播任务,他伸着懒腰走进了厨房,打开冰箱切了一声。

“卡米尔,啤酒没有啦,明天记得买一箱回来。”卡米尔背对着他点了点头,他张了张嘴,又闭了上去,把蛋液倒进了煎锅里。

“今天吃蛋包饭?”雷狮的声音小了一点,貌似是走到客厅去了,卡米尔恩了一声,怕雷狮听不到又恩了一声。

锅里的蛋液滋滋的响,等卡米尔把它翻了面,等差不多熟了之后便把饭倒了进去,接着再把另一边的蛋皮翻了过去。

出去的时候雷狮正缩在沙发上看手机,或许是在为下一期的读评论视频筛选评论吧。卡米尔把蛋包饭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雷狮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了句谢谢便低下头继续划着手机屏幕。

卡米尔打开了电视,上面播着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很火的一个综艺节目,叫做什么凹凸打牌,大概就是看一群最近网上很火的明星打牌什么的,虽然不懂这种综艺节目有什么好看的,但总是让这群明星的迷妹高声尖叫恨不得冲上去跪舔,可能这就是身为明星的魅力所在?

“卡米尔啊。”雷狮突然严肃地开口道,“你觉得我帅不帅?”

卡米尔放下手中的碗沉思良久,最后也顶着一副认真的表情对雷狮说:“大哥一直挺帅的。”

“我也这么觉得的。”雷狮点了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还很得意地笑了起来。

于是他俩就继续吃饭,看着电视里那群明星打牌。

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啊。卡米尔不着边际地想。

【3】

吃完饭之后雷狮便回房间剪视频了,卡米尔留在厨房清理碗筷,因为很少煮油腻的东西,碗洗起来不需要太费劲,把碗放进消毒柜里之后擦了手,卡米尔自己也回到房间去写作业了。

雷狮的房门依旧虚掩着,卡米尔站了一会,听着雷狮若隐若现的笑声。

雷狮跟他外表一样长得不老实,坐沙发上的时候还好,一旦到了椅子上就会蹲起来,像只猴子攀在树上一样。此时他就蹲在他的办公椅上,带着他的耳机,鼠标快速地移动,偶尔到了某个地方还会停一会,然后接着快速移动。

卡米尔屏住了呼吸,然后退了一步,便打开了他旁边的房门。

他也不知道他对雷狮的惧怕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从他初中来这里的时候开始的,亦或者是在发现对方超强的学习能力开始的,也可能是在对方还是高中生的时候收入就是五位数的时候开始的,他对雷狮的概念像是一团雾一样,摸得到却又感觉不到什么,空空荡荡的。

但除了惧怕之外,还有一些崇敬,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可能是亲情的东西混杂在那团雾中。

遥不可及。

【4】
卡米尔不太知道雷狮的家境到底怎么样,只知道他是他的堂哥,当初他被他的便宜妈带到这个他从未来过的冷冷清清的房子的时候,只看到一个叼着棒棒糖一脸不耐的高中生,便宜妈把他领进屋坐下便走掉了,留着他一个人在跟雷狮面对面(准确来说卡米尔是低着头的)坐在椅子上,中间隔了张餐桌。

“你妈跟我说以后我来照顾你。”雷狮冷不丁地开口道,他脸上又露出那副不耐烦的表情来,“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竟然要把一个初中生扔给高中生照顾……不过啊,我是不会照顾你的。”

卡米尔点了点头,雷狮又继续说:“菜我会买回来,但是你得自己学着做你自己的份。然后呢,我的房间不准进,打扫我会自己打扫的。你的房间在我隔壁,你可以看电视——抽屉里有一些电玩你可以拿起来玩,或者写写作业随便什么都好,但请一定不要来烦我,并且每天九点之前必须回房间去——明白了吗?”

卡米尔点了点头,然后又点了一下头,雷狮皱了下眉头,拍了一下他的背:“抬起来!”

卡米尔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头来,雷狮像个老妈子一样对他碎碎念:“作为有骨气的男生怎么可以一直对别人低着头?要无时无刻都是挺直腰板,如果别人说你的话,也要抬头挺胸地盯着别人看,而不是低下头像个懦夫。”

卡米尔点了点头,然后下意识地又点了一次,雷狮吐掉嘴里的棒棒糖——现在只剩一根安全纸棒了,搓了搓鼻子:“点头只要点一次就好了。”说着他轻笑了一下,又很烦躁地挠了挠头,“哎呀,我不太会和小孩子打交道啊……如果很凶的话我也不会跟你道歉的……好吧开个玩笑,如果吓到了的话真是对不住。不过上述规则你还是必须得遵守的,不然就去睡大街吧。”

于是他们就这么住了三年。

【5】
卡米尔做了一个梦。

他意识到自己梦见了什么之后,便狼狈地清醒了过来。

他深呼吸了一下,从那段混浊的梦境中脱离出来。

这是……喜欢吗?他迷茫地想着,最后下床去洗了手。

因为是周末所以也没有设闹钟,卡米尔出去买菜的时候雷狮的房门依旧紧锁着,他对这种现象习以为常,雷狮在周末的时候不睡到大中午是不会起来的。

菜市场离这里不算太远,他走了走个五六分钟差不多就到了,明明也没有多晚,菜市场已经处于人挤猫猫挤后豚鼠没地方蹲的情况了,卡米尔提着篮子艰难地挤了进去,差点被一个大屁股的阿姨挤到地上去。

大屁股回头看了他一眼,骂了一句现在的小兔崽子,卡米尔站了起来,抬头直视着她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心理作用,他总有种自己变得高大了起来的感觉。

他想要变强。至少能赶上雷狮。

不想再躲在别人的背后寻求庇护了。

#关于一场买菜的人生思考#

买完菜顺路去买了一箱啤酒,顶着售货员那包含复杂微妙震惊的眼神,卡米尔淡然地说。

“不是我要喝的。”

他可没忘记当初帮雷狮买啤酒的时候因为是未成年被抓紧了青少年派出所。

————
不想写了第七段改了好多遍都没写出来,可以说是很惨了,请将就着看吧:。(

评论-2 热度-11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