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谈一场轻小说式的恋爱吧

⊙石狮华侨中学paro,部分事实夸大错误注意。期待有校友(不存在的)——主all金
⊙没有B数,OOC膨胀
⊙是长坑,可能会弃,虽然每次只有一个人但还是会臭不要脸打上all金tag。
⊙想写出他们谈恋爱的感觉……然而好耻啊完全不想写,我可能只适合友情向吧(烟 那就当友情向来看吧(烟x2

银爵的场合•【1】

银爵搬入学校的第一天就有点委屈,他是高中部的,在这所学校待了三年,算上今年就是第四年了,总有点老大哥的气势。本来应该跟自己的好兄弟(几只他喜欢的宠物兔)一间宿舍的,结果因为初三的宿舍满员了,一个空出来的初三就跟他住一间宿舍了。

宿舍高中是8个人一间的(初三那里六个人一间),因为银爵自己家和学校的那一点肮♂脏交易所以银爵是一个人独占一间宿舍的,不过这个初三的能挤进来证明了他的不简单,银爵也没打算去招惹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像前三年那样读完高一,然后高二转学去市一中去。

搬进来的那天他悄悄地带了自己的平板过去,结果学校因为换了一个代理集团——据说很有钱,所以为了炫富一样在校门口搞了个电子探测器,他被辅导员记过之后平板也被没收了,憋了一肚子火,拖着他的行李箱一路低着头走到宿舍楼去——中途撞着了一个没穿校服的人,以为是初一的就没有道歉了(高一的蜜汁自信。

宿舍其实都挺大的,只不过在对比其他人的八人宿舍再看一下银爵的两人宿舍就有很大的区别了(就像中国虽然面积位居世界第三,实际上它的人均面积还没有世界人均面积多),其他人就算扎了校长的轮胎也没有这种待遇,即使他们并没有扎过——上一次扎轮胎的两人已经被校长扔进火葬场做打杂去了,鬼知道为什么火葬场和一所三级达标的中学会有联系,不过介于这种杀鸡儆猴的行为也没有哪个学生有狗胆去扎轮胎了。

银爵从行李箱搬出那一层棉被规规矩矩地铺在床上,顺便装上了帘子,他们的床是上床下桌的那种,帘子装上去跟秘密基地似的,加上银爵用的帘子是黑的(实际上帘子的里面是很可爱的kitty猫图案),看上去像犯罪集团的军火库一样。

做完这些事他就钻进去了,搬进来的第一天不用上课,一整个下午都让学生整理宿舍,对于其他那些都是吃来张口饭来伸手的人来说的确够他们忙活了,不过银爵这种长期父母就不在家的人,三分钟给他就足够了。

刚钻进去他就听到宿舍门又打开的声音,还有悉悉索索拖行李箱的摩擦声,似乎是察觉里头有人在,宿舍门关上的声音比打开的声音小了点。

他躺倒在床上思考人生,想着自己的新舍友是个什么人——即使他现在只要把头伸出去就看得到了。

人的思想真是奇妙。银爵揣摩了一下自己的复杂心理之后就停下了,他喜欢动物,它们很单纯,除了跟在主人身边就没其他的了——哪里像人一样,鸡儿肠十八拐的。

他开始想念自己放在家里的兔子了,它们有没有好好吃胡萝卜?有没有打架?会不会偷偷跑出去?它们虽然挺乖的,但貌似也总瞒着他什么事——跟之前的思想产生了完全的矛盾,或许有脑子的生物都不单纯吧。

外面的声音总算安静了下来,然后又响起了一声开门声和关门声——那个人八成是又出去了,于是银爵下了床,果然房间里除了他就是角落里多了个行李箱,以及他对面的铁架床上盖了一层被子。星星图案的那种。

待在宿舍里也无济于事,这所学校的风景三年里银爵天天看,眼下他是没什么事情干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除了家长之外空无一人的通讯录,手一翻又关上了。

外面天已经黑了,高中住在比较高的地方,望下去可以看到学校的小树林,一丛一丛的,有些初一的吃完饭在那里头的健身器材里锻炼,几个小女生凑在一起坐在秋千上,八成在讨论谁谁谁好帅好厉害什么的,银爵作为初一开始成绩就稳在第三的人自然也是她们热烈讨论的对象——只不过他有点黑,入不了她们的眼。

银爵在自己的行李箱翻了翻,找到了自己的那个胡萝卜闹钟,上好发条放在了自己的书桌上,他现在应该拿起一些教材来看了,但他站着没有动,心思又飘到别的地方去了,连门被人拉开都没发现。

“'哎呀怎么没开灯啊——卧槽!”门口传来一声惊叫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看向站在门口一脸尴尬的金发男生——应该就是那个初三的了。

“呃……你好?”他没说话,看着那个男生把宿舍门给拉上,“我是金……就是那个……你的新舍友……哈哈。”最后他越说越小声,站在门口搓了下手,“是银爵吗?”

银爵点了个头,金舒了一口气的样子:“我看里头关着灯还以为里面没人……”然后他又想起来,慌张地解释起来,“等等我我我我我我没有嘲笑你黑的意思!”

银爵在心里抽了下嘴角,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于这种太过热情的人他总是应付不过来,于是他摇了一下头表示自己不介意,然后从行李箱里翻出自己的导学案看了起来,一副不愿搭理金的样子——事实上,他也的确不愿搭理。

余光看到金灰溜溜地爬到床上去了——初三年总是非常辛苦的,为了考上一级达标的中学不知道多少人想把时间拆成48小时来学习,这么想着银爵皱了下眉头,心里莫名为初三学生打抱不平了起来。

金不是爬上去睡觉,因为银爵很清楚地听到他钻进被窝后开语音开黑的声音。他小时候耳朵就特别灵了。

为了找那些离家出走的动物们,银爵的耳朵就开始变得灵敏了起来,半夜一点声响都可以把他弄醒。

看来这届初三都不怎么努力啊。银爵一边打开书一边想,这么以偏概全的思想固然不对,但是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学习起来时间就过的快了很多,外面的天浓稠得像早上煮焦了的红豆玉米糊糊,随便撒了点白糖,然后又加了点蛋花之后敷衍了事的早餐。

转头一看才发现金的被窝已经扁了下去,显然他又跑出去了,银爵没有管别人闲事的习惯,草草洗漱了一下便去睡了。

银爵的场合•【2】

第二天是被闹钟吵醒的,胡萝卜在桌子上,要去关掉就必须下床,这就以防自己会赖在床上不起来。银爵觉得自己这个方法聪明得很。

学校规定6点起床,但实际上5点50的时候小卖部就开了,虽然离宿舍楼隔的远,但总比在一个永远没拖过地的大食堂里跟人抢饭吃要好得多。

清晨的小卖部空无一人,绕过收银台就可以看到卖面包的柜子了,上头摆着的假•热狗面包银爵吃了一次便不想再吃,还是那个像蛋挞一样的东西深得他心,上面脆脆的白杏仁毫无规律地才放在松软的金黄色的面皮上,底下厚厚的蛋糕底滑而不腻……等等你说这里不是食戬之灵?抱歉我走错地方了。

付了钱之后他把面包带回了宿舍,金依旧窝在床上熟睡着,被子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像个实心的史莱姆一样。

啃光面包之后去洗漱,洗完之后才看到金慢悠悠地爬了起来,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手臂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眼睛。下床经过银爵去洗漱的时候还打个哈欠。

过了一会儿哨声准时响起,银爵换好衣服出了门,刚好看见金急急忙忙从厕所冲出来。

气候在换季的时候总是阴沉不定,一下去银爵就被冷的呲了一声,黑发的体育老师站在那里看着秒表,随时准备把迟到的人揪出来。

高一的大部分都是转学生,很多初三才刚熟悉的人已经消失灭迹,毕竟侨中的高中是新建的,标准仅仅是三级。很多人都看不上眼,再加上从初一开始老师就一直说要考上一级达标,现在一毕业就自然全部远走高飞了。

“全到了吗?”体育老师跺了下脚,他自己作死只穿了一件短袖运动衫(下半身却穿了长牛仔裤),显然不愿意再等迟到的人了。

姗姗来迟的金自然被他瞪了一眼,体育老师啧了一声之后吹响了哨子:“除了那个迟到的多跑一圈,其他人跑两圈之后去食堂吃饭!”

等到其他人都去吃饭了,银爵看着他的室友还在那里跑着,手里还握着一瓶水。

等到金跑完回到终点去跟体育老师交差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跑的太累的缘故,他脸涨的通红,银爵把手里的水递给他,他愣了一下,接过之后仰起大大的笑容跟银爵说了一句谢谢。

明天叫他起来吧。银爵看着他跑去食堂的身影,淡淡地想到。

评论-1 热度-55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