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好像很正经但实际上一点都不正经的一群警察与内鬼和毒品贩的恋爱故事

●私设一叠
●幼儿园文笔。
●内容如标题
●好像并没有金出场的样子


夜晚。

格瑞匆忙地扭转了一下耳机的按钮,把那烦躁的女声给关在外头——他一向不喜欢听别人对他扯一大堆废话,即使那是对他有用的。

他在屋顶上架起狙击枪,空气里带着一点微凉的风,把他头上的倒带吹得死命往他脸上貼,虽然他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屋顶下不远处的人——最近警局紧急通缉的毒品贩,Gold,这个人已经靠卖毒品卖了不下百亿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警方死活抓不住他,今儿特地给他们揪着,他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这时候这人正在悠闲地走在集装箱之间,乍看之下仿佛是一个老正经的人在散步,但根据他们所得到的情报来看,今天正是这个毒品贩大出售毒品的日子,而地点也完全正确,并且时间也是——半夜3点半。简直不给重案组的人活路。

“尽量别伤害他。”格瑞默念了一遍刚才女声一直在强调的事,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联络器又重新打开来。

“这个傻逼又把联络器给挂了——啊,你怎么又打开了——”很明显指挥官正在跟别人倒苦水,大概是被格瑞重新打开联络器的行为惊讶到了,她在那里呆了一会儿。

“那个人一直在集装箱附近绕圈。”格瑞看了一眼那个带帽子的人,“漫无目的地。他真的是那个卖毒品的?而且没有接线人。”

“……”凯莉沉寂了一会儿,格瑞听得到那头飞快的敲键盘的声响,于是他耐心地等待了一会儿。

“紫堂幻——你个该死的!”那头传来凯莉的咒骂声,“你查错地方了!不是大时钟!是有王冠雕像的那里!”

大概是快临近台风日的原因,信号渐渐不好了起来,现在格瑞只能听到那里很吵,还夹杂着一些唯唯诺诺的道歉声——通常都是紫堂幻的。

于是他偏头去看那个带帽子的人——好吧,已经不见了,大概他真的只是来散步的,亦或者是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在天快亮的时候趁父母没发现赶紧跑回去。

是啊——天快亮了。摇摇晃晃的光线慢慢地从海平面升上来,微波粼粼的,可以看到波浪安稳地拍打在堤坝上,一些水滴趁机跳上水泥地,喧闹着四处散开,然后化为空气中的水分。格瑞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种场景了——为了抓那个通缉犯,整个A组都忙的昏天黑地,一闭上眼睛都能睡着——也难怪了紫堂幻的失误。

联络器传来咔哒咔哒的声响,那里大概是吵完了(虽然只是紫堂幻单方面被骂),凯莉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格瑞你先回来吧。”

格瑞应了一声,在凯莉之前把联络器又关上,他能想象到对面凯莉气成皮皮虾的样子——凯莉总是在和他比这种无聊的游戏,甚至把胜负数记了出来,即使从来都只是他赢。

Gold。他的思绪又飘到了通缉犯身上,这个英文单词他经常见到,金嘛,黄金之类的,或者是最近很火的王者●耀的段位等级,往远处一点想,说不定他还有兄弟姐妹——就分别叫银、铁、矿、铜,毕竟金银铁矿铜,念起来跟顺口溜似的,也好记。

把狙击枪拆了塞进包里,凭着自信从5米的屋顶跳下去而毫发无损,警局离这里有点远,所以他开了车过来。

“……恩?”

格瑞骑了辆小电驴过来,然而现在。

不。

见。

了。

再看一眼。

还是没有。

格瑞顶着大太阳站了一会儿,然后把地上的纸条捡了起来,摊开。

上面的字歪歪斜斜地,感觉像是幼儿园的时候格瑞同桌写的字,不过更复杂一点。

“至尊敬的嗝瑞先生。”格瑞面无表情地念了出来,“很抱歉把你的车子偷了,但我实在太穷了,太想要一匹坐骑了,所以,抱歉了。”他瞟了一眼署名人,“安米羞。”

好像槽点很多但我现在只想先回警局因为我快饿死了而且太阳为什么那么大我的视线好像出现了重影啊那个不是安迷修吗他真的偷了我的小电驴?原来他的文笔这么差劲啊竟然连一封信都写不好——瘫在街头木椅上的中暑的格瑞先生如是想到,然后晕了过去。

应该是Tbc吧

评论-7 热度-128

评论(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