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童话故事30题

前面的【嘉金】巨人的花园走http://yukisanqwq.lofter.com/post/1de7d734_105bb1e0

其实我觉得这个可以叫没头没尾30题。

凯莉性转注意。

依旧文笔小学生OOC流水账剧情没脑子。

电脑好难用啊,习惯手机了。

顺便下一篇是耀金。



-【凯金】修女与魔女的正解


已经入夜了。


修女无聊地敲着窗台,看见不远处的魔女时眼睛一亮。


“凯利——这里这里!”


魔女从树梢上轻巧地跳了下来,稳稳当当地站在了那柄老扫把上——金一直很羡慕他会这招。


过了几秒钟后修女已经顺着窗栏爬进了魔女的斗篷里了,他嘿嘿一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进了魔女的怀里。


“你今天心情很好?”凯利翘了翘嘴角,他能感觉到怀里的人在玩他的发梢尖——这是只有在金心情很好的时候才会做的事。


“超好的——”金拖长了音调,他很兴奋地坐了起来,对凯利吓一跳的斥责充耳不闻,“你知道吗——格瑞回来了!”


魔女已经熟悉修女总是提起他的神父发小了,习惯听着他絮絮叨叨地讲这个格瑞的事从一个月前他两认识开始,金每次讲话都有提过他。


扫把升高了一点,暗黑色的云朵从他们身边飘过,透明的星星蜉蝣在扫把的周围,金很喜欢这时候的天空,他从斗篷里探出头来,湛蓝色的眼睛很快乐地睁大,金色的发梢挠得凯利想打喷嚏。


说起来还真有点可笑,修女和魔女成为了朋友。凯利搓了搓鼻尖,不着边际地想到。


“凯利——你有在听吗?”金不满地掐了掐凯利的脸,似乎是在埋怨他分神,凯利摇了摇头,停了下来。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晚上都会背着教堂里的人偷偷溜出来,去森林玩上一会儿——修女那活泼的性格或许本身就不适合呆板的教堂。


在第一次见面那次,修女毫不犹豫地对魔女伸出了自己的手的动作,让魔女暗暗钦定了这件事。


夜晚的森林很寂静,偶尔有小鹿在林间里穿梭来穿梭去,像凯利心里的小鹿一样乱撞,金蹦蹦跳跳的像只兔子,短袍随着他的动作一上一下地,凯利叼着棒棒糖跟在他后面,偶尔把快误入禁区的人给拉回来,斥责着他几句又让他自顾自地去瞎折腾。


最后两个人都累了,坐在一块蘑菇上喝芦荟汁,金耷拉着腿,头一摇一摆地像得了帕金森病一样,凯利把他脑袋一歪——才发现金睡着了,哈喇子都要滴在他的袍子上去了。


魔女嫌弃地把他手里那罐芦荟汁扔了——凯利一直不喜欢这玩意儿,但金出奇地爱喝——拖着金的腰把金抱了起来,小小的修女因为教堂的膳食标准体重意外地有点轻,感觉就一圈就可以把整个人锁进怀里的感觉,袍子套在他身上还显得有点夸张。凯利吹了哨子,那柄扫把慢悠悠地飘了过来,他把金放了上去,自己原地站着,看着那柄扫把猛的上升,向教堂的地方飞了过去。


“说吧,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他突兀地把双手举了起来,看着空无一人的身后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我是说……神父先生?”


白发的神父从树后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专门讨伐魔女的刀——上面正滴滴答答地沾着血。


凯利抹了把自己断了一半的手臂,被快速削掉的疼痛感很迟缓地才传到神经中枢,他连躲闪都没来得及。


肌肉组织飞快地重生了起来,随着血液流出的速度减少,一只完整的胳膊又接了出来,凯利眯起眼睛,求生的欲望让他有点想逃跑,但最后骨子里的傲气大过了自己狼狈的想法,他依旧站在这里。


对面刚削掉一只胳膊的神父默不作声地站着——或者说他根本就没移动过,但他又一次举起了他的刀。


“再生魔女?”


凯利在草地上滚了一圈才避免神父的第二次攻击,他身上的袍子早就被那股残波波及得变成一块破布,不过这反而方便了他的行动就是了。


“哈,是啊。”魔女感到一阵羞辱,他明白神父并没有打算真的杀了他,不然他现在早就死了三万遍了,“怎么?抛弃金之后又滚回来啦——”


那句嘲讽的话还没说话他就被一拳给轰到树干上,肋骨都直接咔吧咔吧碎成了粉末,干咳了几声却没有任何的血滴出来,凯利被迫弯下腰,虽然在意料之中,那个神父在听到金的时候反应也太大了——


“——格瑞先生?”“离金远一点。”神父在他说完话之前打断了他,他大概能猜出来现在那个所谓的发小,那个格瑞,厌恶地皱着眉头,他甚至感到了一丝丝兴奋——那种魔女的仇恨的兴奋,于是他强撑着抬起头来看,令他失望的是,那双眉目里一片平静。


凯利突然想笑,于是他笑了出来,在格瑞的眼里他或许就跟那些被火刑了的魔女一样,诅咒着世间万物的一切,以及那该死的黄蜡。


“你的能力——”格瑞难得皱了皱眉,大概是因为惊讶于这场斗争结束得异常地快,或者是魔女自暴自弃的放弃了挣扎。凯利看着自己逐渐消失的身体,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神父先生啊。”凯利动了动嘴唇,也不管对方听没听到,“你肯定以为我是魔女对不对?”


格瑞没有说话,他冷着脸扯了扯身上的布,把那把刀擦拭干净,转身离开了这里。


“不——我的确是魔女来着。”凯利低着头自言自语,明明因为肉体快要消失的缘故,他的意识也漂浮不散,但他很努力地组织了话语。


“因为修女而成为的魔女。”


————

火花闪了老久,水晶球的电波才慢慢平息了下来,金发的修女沉默地坐在椅子对面,看着神父把那颗水晶球放回了袋子里。


金想了半天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句子来描述他的状态,他只好去看那个因为紧张差点把水晶球砸地上的神父。


「那两个男的是谁?」


戴眼镜的神父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把蛇皮袋子扎了起来。


「诶——就叫我看这个?老套的电视剧?还是电影?」金不满地摇了摇腿,一副生气的样子,他不满地去拽那个神父的袖子,「紫堂幻——我要吃东西!」


「我会去给你拿的。」神父摸了摸

金的脑袋,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走出了帐篷。


格瑞前辈要我给金看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他摸了摸绑在腰间的刀,骚了骚后脑勺也没想出来个已然。

————


“瞒住所有人……真是太难了。”


“是啊。”


 

或许应该大概END


评论-2 热度-69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