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童话故事30题

给自己挖个坑。
暑假写完它←不存在的
童话故事。
小学生文笔OOC流水账意识流。
是all金。
可能之后会有性转吧。
家里老是跳闸我要死了……
在我写出这段话的时候它又跳了一次,于是我等了20分钟才把这段话发了出去。
——————————
【嘉金】1-巨人的花园

嘉德罗斯日复一日地守着他院子里的那片枯萎的花园。

“嘉德罗斯!”他躺在自己的摇摇椅上,透过窗户看到楼下有个金色小脑袋拍着他家的门,夕阳射在金灿烂的金发上,显得他的脑袋像地中海一样在发光。——地中海是贬义词吗?嘉德罗斯自己也不太清楚,他倒是挺喜欢地中海的景色的,即使他没去过。

嘉德罗斯窝在这个屋子里已经太久啦,久到他自己那本枯黄的日历终于承受不住破碎的麻绳掉了下来,拍落起一片灰尘出来,停在11月25日的纸慢悠悠地飘过来,嘉德罗斯扫了一眼,把它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虽然里头已经堆满了垃圾。

他慢吞吞地吸拉着拖鞋去给小家伙开门,现在是春天,但空气却还总带着寒冷,院子里的迎春花低垂着脑袋,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

是啊——自从他没来之后,院子就再也没有过春天了。

嘉德罗斯才刚开了个缝,小家伙就从门缝里钻了进来,他明显是被冷坏了,小小的脸红扑扑的,嘉德罗斯不太懂为什么这么冷的天他还要过来——虽然对本人来说一点都不冷,你以为他脖子上的围巾用来干嘛的。

“格瑞说嘉德罗斯很寂寞!”小家伙垫着脚尖把自己手里的篮子放在了桌子上,瞪着自己的大眼睛一本正经地回答他,然后又笑了:“这里面有卡米尔做的蛋糕哦!要吃吗?”

嘉德罗斯摇了摇头,他不喜欢吃甜的,更何况是喜欢甜到发腻的东西的卡米尔做的。

小家伙爬上了桌子旁边的桃木椅子上,嘴里嘟囔着真可惜一边打开了篮子拿出了一块草莓蛋糕自己吃了起来,嘉德罗斯关了门,拉开椅子坐在了他的对面,他还在想外面的花园——他好像很久没有去给那群娇气的花浇水了。

“我出去一下。”嘉德罗斯向来喜欢说到做到的,他拉开椅面还是冰冷的椅子,去拿他的喷壶,小家伙支支吾吾地吃着蛋糕,飞快地点了点头。

喷壶放在柜子的第二层,嘉德罗斯一伸手就拿的到,这柜子也很多年没有动了——拉开柜门的一瞬间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有种一瞬间要倒下来的感觉。

嘉德罗斯用水冲了下喷壶的外壳,里面漂亮的金色就显露了出来,上面还画了几朵花,柄做的有点小——当然是对嘉德罗斯来说,对于他的话这可是刚刚好的。

他看着这个喷壶发了会呆,才想起来自己是要去浇花的,不过他倒是也不急着去的——很悠闲的感觉,他就像个游手好闲的流浪者一样。

回到客厅的时候小家伙还在吃,嘉德罗斯有点怀疑他的肚子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小——或者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过这貌似不是用来形容这种事情的。

外面大概已经升温了,至少没有那么冷了,嘉德罗斯轻车熟路地找到那片小花田,把水撒了上去。

“哎呀——!”嘉德罗斯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叫,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出来,嘴上还粘着蛋糕屑,他一把夺过嘉德罗斯手里的喷壶(准确来说是嘉德罗斯放了手让他拿去了),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花不可以这样浇的!”小家伙跟着嘉德罗斯一起蹲了下来,拿着那个比他脑袋还大的喷壶在嘉德罗斯面前比划,“要更温柔,更温柔一点!”

说着他就自顾自地浇了起来,嘉德罗斯蹲在旁边看他浇,倒是也没看出来什么不同。

小家伙可不管他,哼哼唧唧地像只小乳猪一样,浇完了花直接把喷壶扔了过去,嘉德罗斯接住了喷壶,小家伙笑了,给了他一个大拇指。

“嘉德罗斯真厉害!”他回去之前小大人似的拍拍嘉德罗斯的膝盖,“我很看好你哦!”

嘉德罗斯没应他,因为他看到院子里的那片花田

开花了。

金发的男孩穿过花田的时候回过头来对他挥了挥手,脸上带着他惯有的笑容。

像极了他。








































评论-3 热度-107

评论(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