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是小仙女 @憧憬未莱 画的,她画画这么好看快来夸夸她!
是嘉金,tag私心all金←啧
失语症,虽然不太懂。
然后惯例OOC流水账注意。
尝试写意识流,嗝。
结局或许是BE罢……
前传玛格丽特出没注意。
虽然她吃all嘉,但对我来说就是王八念经←bushi
好的题外话结束。

————————
嘉德罗斯不太懂什么叫爱。
那个穿围裙的女孩子把他的手搭在胸前,告诉他这是爱。
嘉德罗斯只知道,那是一颗名叫「心脏」的事物,由一堆肌肉组织组成,连接着一条又一条的血管来支撑他的身体。
现在这颗「心脏」在痛。
————————
夜晚是寂静的。
嘉德罗斯躺在地上,他身体左上方里的肉在有规律地跳动着。
一下、一下,想从肋骨的缝隙中跳出来,拉着那几根血管。
他能听到肋骨要承受不住的声音,嘎啦嘎啦的响,还有自己急促的喘息声。
「痛。」嘉德罗斯张了张嘴。
粘稠的话语从他嘴里飘出来,碎成一缕空气。
「很痛。」
嘉德罗斯脑子里的移植神经在告诉自己。
他动了动手,大罗神通棍静静地倚在树干旁。
周围的星辰淹没在黑云里,皎洁的月光沉默地注视着另一端的太阳。
周围的草哗啦啦地响,或许是刮风了。
听不见,感觉不到。
眼睛也陷入黑暗。
想要把意识也扔进棉花糖机里。
————————
雷德和祖玛还没有发现自己失去了语言。
亦或者说是自己根本就沉默寡言。
喉咙被「爱」的拉链拉上了,他猜自己身体里的肋骨已经断了几根。
他围着平时那条偌大的围巾,但他感觉不到温暖。
刺骨的寒冷不来自外围的目光,来自自己钢铁的身躯。
这是嘉德罗斯永远无法得到救赎的原因。
————————
海浪冲垮了堤坝,蔓上了玻璃的海滩。
「——」说不出来。
到底是谁啊。是谁啊。
不清楚啊。
在哪里呢。
已经分不清了,「心脏」的毛细血管流的是血液还是脑浆,所有的东西混杂一团。
悲伤吗?
不。
————————
嘉德罗斯是太阳。
太阳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所有的自给自足。
————————
「每个人都需要同伴的!」
虽然他是这么说的。
只有躲在别人身后的渣滓才会这么说。
他也,的确是这样。
————————
今天是第几天?
或许已经一个月了。
蔚蓝色的大海和金色的烟火。
偶尔停下来休息也是何尝不错的呢。
————————
「嘉德罗斯先生。」
扎麻花辫的女孩脸红得像番茄一样,她捏着自己已经皱的像抹布一样的围裙,支支吾吾地叫了你。
她旁边的棕色青年摸了下她的头,于是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爱您。」
不远处教堂的鸽子刷的张开了翅膀,白色的羽毛混淆了视线。
你看不见她。
空气里血沫的腥甜和她嘴唇的香气混合在一起。
「嘉德罗斯先生。」
她依旧用敬语称呼你。
「您懂得爱了吗?」
————————
雷德和祖玛的确永远地在一起了。
你蹲在两块石头面前,头一次真正感到自己是人造人。
平静如水的心情。
或许雷德的确「爱」着蒙特祖玛。
但那又怎么样呢。
永远在局外的嘉德罗斯摸了摸眼角,那里平燥地很。
————————
「——」
今天也依旧说不出话。
高傲的狮子走在草原里,没有豹子的庇护让他暴露在热带动物的视野中。
但如同狐狸说的一样。
「即使是不会说话的狮子,也是狮子呢。」
————————
「还是很痛。」
第几天了呢。
「——————」
已经要结束了。
「海水涨潮了。」
嘉德罗斯坐在海滩上,玻璃被人细心地替换成了黄色的雏菊,旁边的人吹着口哨,把脚丫子浸在水里。
「嘉德罗斯!」旁边的人很兴奋地叫了一声,把手里的花圈戴在了你头上。
「喜欢这个吗?」你麻木地看了会他期待的眼神,点了点头。
他很开心地笑了。
————————
结束了。
「嘉德罗斯。」
「你懂得爱了吗?」
「不。」
————————
最后嘉德罗斯拒绝了所有人的请求。
没关系的,他不「需要」。

评论-2 热度-140

评论(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