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SPARING

前面的↣ http://yukisanqwq.lofter.com/post/1de7d734_10323b0e
超链接什么的去死吧´_>`

——
金的确是有个叫紫堂幻的同学,不仅同学,还是同桌兼第一个朋友,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紫发小子。

秋确认完毕后挂了格瑞的电话,看了一眼时钟,又看了一眼依旧禁闭的厕所门,不放心地过去敲了敲。

“金?洗太久了吧?”

没有人应,隔着门只听到依稀哗啦啦的水声,喜欢看推理片的秋脑子里闪过一大堆的自杀现场,飞快地拿了个钳子翘了门。

金没事,他只不过是在洗澡的时候睡觉了而已,现在就躺在浴缸里,莲蓬头开着水扔在一旁,看着飙升的水费秋觉得心肝疼。

“唔……哥?”金大概是被开门的声音给弄醒了,他揉着眼睛伸了个腰,趴在浴缸边上看秋关水龙头,还笑的傻里傻气的。

“笑什么哦。”秋没好气地回答,扳着手指头算这个月的水费,结果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缸里爬了出来,嗷呜一下把秋的手指头含了进去。

“你是小孩子吗……”秋顺势摸了一把金的狗头,后者坐在地上,眼睛笑的都眯了起来,“谁教你这么做的?”

“雷狮……”金张开了嘴,呆滞地看了一会秋粘满自己口水的指尖,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副要去穿衣服的样子。

秋知道自家弟弟泡澡泡久了脑袋会傻的特性,倒是没想到金会在外面被傻傻地教一些乱七八糟龌蹉的事,他一把把金拉回来,“雷狮是谁?”

“……唔,学长?”金偏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伸出手在秋面前比划,“眼睛紫紫的,跟格瑞一样,头发是藏蓝色的……啊,是卡米尔的哥哥哦。”

卡米尔是家里附近甜品店的御厨(?),虽然只有15岁甜食天赋却好的不得了,头上总是戴着一顶绿帽子,让人以为他失了恋,不过据跟他玩的很好的金说,卡米尔连小女生的手都没牵过,更别说谈恋爱了。

不过倒是没有听说过他有个哥哥啊。秋失落地放开了手。金在原地站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要去穿衣服,于是又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秋看了眼自己的手指,鬼使神差地也含了上去。

唔,甜的。

出了浴室的金被客厅里的空调一吹脑袋就清醒了,他摇了摇头,把耳朵里的水蒸气给摇掉,然后去摸来自己的睡衣给套上。

金的睡衣是天蓝色的,领子抹了一圈白,衣服边描了几朵云,当初衣服是格瑞给他挑的,结果秋一再改二再改,硬是从十二岁穿到了十五岁,不过少年青春期总是长得飞快,秋心里打着算盘,估摸着周末去重新买一套回来,头上有猫耳朵的那种。

换完衣服掏出冰箱里的牛奶顿顿顿顿,原本家里是没有牛奶的,但因为格瑞喜欢喝,秋就买了一箱回来,结果反而喝的最多的是金。

喝牛奶的时候客厅的电话响了,金磨蹭着去接,对面咳嗽了几声,“是秋吗?”

是个男的,而且比他大。金听着对面带着点的磁性的声音想,他把电话挂了机把秋喊了过来,然后就溜进房间写作业了。

秋头疼的看着算出来的水电费,他不耐烦地抓起电话来接,“哪位啊?啊?找格瑞?格瑞不在这。”

对面沉默了好一阵,秋差点以为他挂电话了才冷不丁传来一句“我明天回来。”然后电话就真的挂了,留了一串嘟嘟嘟和一脸懵逼的秋。

回来???回来个屁啊???自家弟弟什么时候招了这么多情敌???

————
“喂,格瑞。”
“我明天回去。”
“啧,好端端放着美国的女朋友不要回来干什么。”
“嘁,美国女人哪有金好看啊。”
“……很有道理。”

评论-7 热度-106

评论(7)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