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SUUMMER

#all金注意
#凯莉与秋性转注意
#OOC与流水账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最后的人生赢家是秋:)←剧透啥啊


夏天的天气不是很好,阳光与其说是温暖倒不如说是炎热了,金瘫在桌子上,手里的薄扇摇一下没一下的。

格瑞一言不发地把刚买来的冰水靠到他脸上,热的要化成烂泥的人儿嗷叫了一声,亦是被突然的冰凉刺激到了,蓝色的眼眸懒洋洋地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格瑞,然后嘿嘿嘿地傻笑起来。

风吹过来都是热的,空气仿佛被涂抹了一大坨的502胶,粘稠而又湿热,头上的电风扇慢悠悠地转着,这时候倒是羡慕起它不是人了。

格瑞不喜欢这种天气。这让他感觉脑子坏了一样。

“格瑞……”金把手里的薄扇递给他,口里含糊不清地要求给他扇风。

格瑞接过了扇子给他扇,金发出一丝细小舒服的呻吟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要不是现在是午休时间,金这是要被丹尼尔拎去喝茶的。

“喂!渣渣……”隔壁班的嘉德罗斯突然提着他的棍子跑了进来,他看了眼睡着的金和对他嘘声的格瑞,语气不自觉地放轻了一些,“他睡着了?”

“那正好,格瑞你来跟我打架吧!”嘉德罗斯放慢脚步走过去,自顾自地拉开金旁边的椅子坐下去,“来决定金到底是谁的!”

“九岁的小屁孩不要瞎参合。”格瑞不想领他的情,他摸了摸要醒过来的金的头,金打了个哈欠,头一偏又睡了过去。

嘉德罗斯被突然凑过来的金的脑袋吓了一下,他不自在地把椅子往后挪后了一点,红着耳朵嘀嘀咕咕的。

格瑞见他的反应有点好笑,他恶趣味地挠了挠金的脖子,后者在睡梦中咯咯咯地笑得像只母鸡一样,整个身体都蜷了起来。

“喂!你想把他弄醒吗……”嘉德罗斯有点束手无策地看着这里,格瑞冷着一张扑克脸缩回了自己的左手,继续给金扇风。

大概是估摸着上课时间要到了,嘉德罗斯盯着金看了一会就回去了,格瑞放下了扇子,等着金自己被热醒。

#有没有那种画了草稿等着线稿自己完成的感觉#

有的。直到丹尼尔跨着骚包的白高跟鞋进来之后,金还趴在桌子上。

丹尼尔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看了一眼睡得酣甜的金,手一翻把桌子上的白粉笔扔了过去,正中靶心。

#呦吼!出现了!丹尼尔SAMA的扔粉笔!

↑楼上你这个丹尼尔的迷妹就别出来了

金在粉笔投中他的额头之后就跳了起来,瞪着惺忪的睡眼看着站在讲台上的丹尼尔。

“金同学,”丹尼尔又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上课了哦。”

“啊……?”

“笨蛋。”格瑞低声说了一句,从金的抽屉里翻出课本摆在他桌上。

金瞪了格瑞一会儿,像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翻自己的抽屉,等把书摆出来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比了个尖叫的手势。

【格瑞你为什么不叫我!?】

格瑞明显在那软唔唔的眼睛里看到这句话,他冷着一张脸盯着金,金委屈的低下头,不去看讲台上的丹尼尔。

丹尼尔叹了一口气,摆摆手让金坐了下去,大有恨刚不成铁的样子,金心里觉得愧疚,一上午上课认真极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黑板,手上的笔没停过。

“怕是个傻孩子。”坐在金后排的凯利叼着棒棒糖,蓝色的眼睛咕噜咕噜地转。

“好——热——啊——”放学之后太阳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热,简直让人怀疑它是不是要变成红巨星了还是这里奇迹般地出现了极昼,金踢踏着偷带来的凉鞋,嘴里叼着雷狮给他买的冰棍,耳边全是夏蝉“吱儿哇吱儿哇”
的叫声,拖着一身的汗水打开了家门,看到自己悠闲自得的哥哥开着16°的空调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忍不住嗷叫一声。

“哥哥你好诈啊——我不想去上学了!”金瘫在沙发上,秋安慰性地揉了揉他的脑袋,把冰箱里的冰淇淋递给他。

“啊谢谢……什么你还可以吃了冰淇淋!?”

秋接过金扔过来的包,把它安顿好在在架子上就溜去厨房做晚饭,金流着哈喇子躺在沙发上吃冰淇淋,很奇迹地冰淇淋球没有掉出来。

“哥——我不想上学啦,你做网络作家那么有钱,不然我也去当个看看好了。”

秋想了想自己的那本《与弟弟的性福生活》,果断地说了句不行。

“没试过怎么可以这么说啦!”秋听着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凑过来,知道金这小家伙不服气了,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菜刀放下,拿纸把自己的手擦干净,然后转身摸了下金的脸,金鼓着腮帮子,被他一摸像个漏气的气球似的消了下去,秋觉得好笑,顺势揉了揉他的脸,金揉的唔唔唔地想要说什么的样子,秋表示关我屁事。

摸了一阵摸够了,秋转过去继续做晚饭,金也忘记了自己原本要干什么,便蹲在旁边看着秋切菜,一副哈喇子又要流出来的样子。

像小狗一样。秋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看着金仿佛看到身后毛茸茸的尾巴和头上两个小耳朵。

晚饭是牛肉汤和大白菜,秋一向很省吃俭用,毕竟他做着网络作家这种一不小心就没了饭碗的工作,金随着他哥哥吃吃喝喝,偶尔对着学校里有钱人家的儿子羡慕一下,然后欢天喜地地回家吃秋煮的白米饭。

秋看了一会对面满嘴塞的满满的弟弟,眼疾手快地掏出手机,在金捂住脸之前拍了下来,然后快速地备份保存加密。

在“哥——别偷拍我了”的哀嚎声中秋默默地把原件在金面前删了,金没啥心机,也不懂啥心机,以为他哥真删了便继续低着头扒饭。

秋点点头,把照片发到论坛去,还很贴心地打上了马赛克。

吃饱了金去洗澡,秋刷论坛回应粉丝,刷着刷着刷出一条“这不是我同学吗?”

嗯?秋眯起眼睛,那条回复弹了弹,又多了一句“我同学跟我吃饭的时候吃相就这样的”

秋想了想,回复了一句你谁?

回复弹了弹:紫堂幻,请问你是金的什么人?

紫堂幻?没听金提起过啊。秋摸了摸下巴,酝酿了一下回了一句我是他哥。

过了挺久的一会儿,回复窗口都没有再动了,秋有点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扔下手机躺倒在沙发上,心里想着别的事。

哎呀……下次叫金别接近别人好了,光是陌生人还不够。总会有碍事的家伙啊。


——谁知道还有没有后续啊的TBC

评论-2 热度-99

评论(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