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的太鸡儿糊了尝试换一下(。
啊这次都不能看我也没办法,我不要玩微博´_>`
当然企鹅18160963079走小窗也可以……´_>`
#雷嘉注意
#微鬼莱瑞金注意
#ABO双α注意
#学院paro注意
#全程没脑子ooc流水账注意
#是车!婴儿车!
#小仙女 @憧憬未莱 点的!!我爱她!!!


下面没肉的,肉看图。


♞1
校园杠把子们的相遇是在厕所里。
校园留级杠把子雷狮刚解决完自个的生理问题,正要把裤子拉起来,成绩年段第一的杠把子嘉德罗斯就推开厕所门进来了。

雷狮就保持着裤链拉到一半,自己的兄弟还半露在这外面的状态——他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先把自己的裤子拉了还是先把对方嘲讽了一顿再说,在厕所里嘲讽另一个要来上厕所的人?这不是只有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佩利才会做的吗?【佩利:???

于是雷狮干脆利落地把裤链给拉上了,他看着嘉德罗斯,对方把脸转过去看墙壁,像要把墙壁看出来一朵花来似的。

见雷狮一直盯着自己,嘉德罗斯不耐烦地把脸转了过来,瞪了回去:「看什么看啊?渣渣上完厕所怎么不出去?」

雷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盯着别人看,但听嘉德罗斯一说话他就莫名其妙生气了:「怎么就得出去啦?厕所又不是你的!本大爷怎么就得出去了!并且!本大爷才不是渣渣!你这个九岁的小屁孩!」

嘉德罗斯笑了一下,尖牙利齿地反驳了回去:「哦,不愧是渣渣,被人说一下就炸毛,九岁又咋了,你这个老是留级的18岁大老爷怎么考的比九岁的我还差?」

「考的好我还会留在这里!?你怕是个傻子???」

「……算了我无法跟渣渣交流。」嘉德罗斯突然就闭嘴了,他看了一眼雷狮,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嘉德罗斯不吵雷狮也没法自己一个人在那边跳来跳去,提上自己的锤子就走了。

♞2
第二次相遇是在图书馆。

雷狮并没有什么心情来图书馆,他总是不愿意去碰那堆枯燥的文字,哪怕里头是小黄文,他也没有兴趣。

他在从一个紫堂家的小屁孩手里讨到了保护费之后,刚好撞见嘉德罗斯冲进图书馆,于是也跟着进来了。

对于平时根本不来这种地方的雷狮来说,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虽然放着平缓的音乐,但他心情却狂躁不已,甚至想对着柜台后面的Ω来一炮。

等等,他怎么知道那个人是Ω的?

他眯着眼睛看那个人,对方浑然不知敲着键盘,浑身上下飘满了午后阳光的味道——这股味道让雷狮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有种要爆炸的心情。

很显然,他快要发情了。

他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也让柜台后的Ω不舒服了,金发碧眼的男孩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慌张地从椅子站了起来,然后又跌坐了回去。

雷狮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看着自己手上突兀的青筋,努力恢复了平稳的呼吸。

好在他的方法还是很有效的,暴躁的香辣烤串味很快消散在空气里,不过那个Ω吓得直接跑了出去,然后撞在了一个白发的男孩子身上。

「格瑞!」金发男孩吃惊地叫了一声,然后意识到这里是图书馆又改小了声音,嘀嘀咕咕地跟那个被称作格瑞的男孩说着什么,“格瑞”点了点头,于是他两就一起走了。

雷狮捏了捏自己的手,他很久没有度过发情期了,除了15岁那年第一次的发情让他不知所措,把自己关在了房间三天,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差点没有饿昏过去。

他现在像当初上厕所碰见嘉德罗斯一样尴尬,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待在图书馆,还是应该去买抑制剂——他就怕他走到一半发情了随手把路边的Ω给结了番。

他看了一眼没有剩多少人的图书馆,把自己藏在了大书架后面,路过的一对β原地闻了一会,吓得雷狮大气都不敢喘。

「鬼狐大人,你有没有闻到什么烤串的味?」

「嗯?并没有哦,莱娜肚子饿了吗?那我们去吃点东西?」

「诶,这就不必鬼狐大人破费了,我自己——唔,好吧,我去就是了。」

傻逼都知道刚才那两个β接吻了,虽然他们两个本身散发的信息素并不强烈,甚至他们自己都感受不到,但两股糜烂的味道混在一起的感觉并不好受,雷狮感觉到自己的胃都在缴,发情期本能的性别排斥
简直像嘉德罗斯的棍子打在雷狮的肚子上,把他的肠子都快搞烂了。

哦,对了……嘉德罗斯,他原本是要来找嘉德罗斯的来着。

感觉到后面的那堆情侣走了之后,雷狮才把身子瘫在了地上,现在图书馆除了他一个人都没了,自己的喘息声被放大,放大,再放大,然后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回旋,最后钻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他闭上眼睛,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身体靠着身后的书架来支撑着,手放在平凉的地板上,冰凉的触感让他暂时回过神来,但也仅限于「找到嘉德罗斯」这一步上。

于是他支起自己的身子,勉强靠着方向感到处乱走,他不知道嘉德罗斯在哪里,但他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菠萝蜜的味道,直觉告诉他这是嘉德罗斯的,他就又顺着这股味道走到了一个空闭的房间门口外面。

他清楚的知道这个菠萝蜜的信息素是从里头传来的,但他拿不准去不去开门——他总感觉自己在重要关头就患了紧急选择困难症,再加上发情期的缘故,他的脑子里像被塞了泥浆,黏糊糊的。

「嘉德罗斯?」他敲了敲门,里头的信息素一瞬间地停滞了起来,随后像吸了骨粉的藤蔓一样暴涨了起来,把雷狮的理智给冲垮了下去。
用蛮力直接打开了门,没有灯光,昏暗的房间雷狮只能看见嘉德罗斯抱着腿缩在角落里,现在他没有平时那副嚣张的样子了,而是像寓言里那只愚蠢的刺猬一样,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了别人,希望别人能保护它。

「嘉德罗斯?」雷狮又轻轻地喊了一声,他意识到两人的信息素混在一起的味道都快让自己发疯了,他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感觉,他从来没经历过,不是之前性别排斥的糜烂味,而是一种被暴躁取代的感觉。

评论-10 热度-66

评论(10)

热度(66)